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神话创世主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传道《黄庭经》
    北川五府的田地……

    尽数掌握在一人之手?!

    这要是换成其它人来说,没有人会相信,可是,一枝桃花和仇仙儿却知道,燕宁说的是真的。

    因为,燕宁曾经在大婚之日,剑斩五府总督曹庆芳,还有北川五府最大的王公贵族,安国公和一众的侯爵,伯爵,子爵……

    可以说,在一夜间,燕宁将北川五府翻了一个遍。

    原本,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燕宁在“复仇”,他在和王公贵族们“秋后算账”,但是现在看来,却显然不止是复仇那么简单。

    “从大婚之日开始……他就已经在谋划着今日的计划了?!不……不止是大婚之日,甚至于还可能更早!”一枝桃花的心再次颤粟了。

    仇仙儿同样是面露复杂。

    但很快,仇仙儿脸的复杂表情变成了“轻松”,就像什么事情都不需要顾虑,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思考一样。

    “师兄,你确定东方不破现在就隐藏在这些军士之中吗?”仇仙儿的目光转向燕宁。

    “嗯,八成把握。”燕宁点头。

    “好,既然有八成把握,那就请师兄按师兄的计划来吧,我定然全力支持!”仇仙儿的语气中充满了真诚,没有丝毫的质疑。

    “噢?不怕我万一把你给卖了?”燕宁的嘴角微微的扬了扬。

    “卖了我也会帮你数银子的。”仇仙儿仰了仰头,一副要和一枝桃花争夺高下的样子,脸竟有着难得的妩媚。

    “呃……”燕宁立即转头。

    狐猸子他不怕。

    但是,一个仙女变成狐猸子,那就很可怕了,因为,这样的女人,往往都是积压了很久,一旦付出就是山洪暴发。

    暂时不要惹……

    万一被一屁股坐死,那就坑了爹了!

    燕宁的目光看向了后面由沈富带领过来的北凉军士,还有周围正举着旌旗的无名黑山的妖族们。

    “大家尽情的吃喝吧!”

    “就在这荒凉的边城之外,不分彼此,不分敌我,不分种族……”

    “来吧,厄尼伯蒂……嗨起来!”

    “……”

    随着的一声令下,二十万北凉军,二十万大乾军,不有八万无名黑山的妖族们,顿时都互视了一眼。

    “吃啊!”

    “喝啊!”

    “就算要打仗,也要等吃饱喝足才行!”

    “哈哈哈……”

    军人的豪气出来了。

    原地铸灶,很快就开始行动起来。

    当然了,大家还是分阵营的,大乾的军士们一个阵营,北凉的军士又是一个阵营,中间还穿插着无名黑山的妖族。

    气氛很快热烈起来。

    虽然,沈富不知道燕宁在搞什么鬼,可是,她还是忍住了好奇没有多问,因为,她现在并不想和燕宁说话。

    这不是说她小气。

    换成任何一个人,哥哥被劫了,国都被占了,能和“敌人”坐下便已经很有气量了,再主动找“敌人”说话,那真不太可能。

    燕宁自然是知道沈富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他只是从怀里摸出两根“翡翠蕉”放在沈富的面前,便转身离开。

    沈富的目光看着面前晶莹如玉的翡翠蕉。

    她忆起了在庆山城中,她和燕宁同在一间房中的‘快乐时光’,她没有想到,燕宁现在还记得答应她的要求。

    “汝,喜食蕉乎?”

    “不食!”

    “女人不能不食蕉,蕉可是能养颜的,而且,还能活血化瘀,让浑身下都通畅无比。”燕宁循循善诱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

    沈富的手不由自主的便将面前的两根翡翠蕉抓到了手中,然后,小心翼翼的剥开一腿,放到了嘴里。

    “咔嚓!”

    翡翠香焦直接被咬断。

    肉化为汁水,从喉咙中涌入到体内。

    “这焦味道如何?”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她的耳后响起。

    “甘甜味美,就如同母亲的……咦?”沈富在沉醉中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可马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再一回头,就看到燕宁正站在她的背后。

    可恶!

    这个男人,实在欺人太甚!

    沈富的实力未达先天,只有品境巅峰的修为,算不什么太强的强者,但是,她亦不会甘心受辱。

    一回手,她便向着背后的可恶男人一掌拍去。

    但是,她的手还未拍中男人,人却已经被对方一把拉到了怀里,然后,强行将她手中另外一根翡翠蕉剥开,塞入了她的嘴里。

    “唔!!!!”沈富的眼睛瞪得滚圆。

    这个男人……

    不止可恶,还非常的霸道!

    “喜欢吃的话,我还有,不过,想要的话……得要等我把东方不破抓住后才行。”燕宁喂完沈富后,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停留。

    “可恶,可恶……气死我了!”沈富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燕宁抓过来,然后,按在地死死的摩擦十天十夜。

    让你霸道!

    让你霸道!

    看看是你霸,还是我更霸!

    ……

    两军从烧火做饭,再到喝酒吃肉,用的时间其实并不算太长,因为,军士们身大多都带着肉干。

    烧一锅热水,将肉干往锅里一放,再洒几袋米面,基本一锅热乎乎的肉粥就可以出锅了。

    吃一口肉粥,再喝一口水酒。

    军士们的脸,无不生出一种满足之感。

    特别是大乾的二十万军士,他们有些都已经快要哭了,连夜奔袭了这么久,现在终于能吃一口热乎的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燕宁接下来还会给他们讲学,等到未来,还会给他们选择自由的机会……

    “轰隆!”

    正在这时,远处发生一声巨响。

    一个身披着盔甲的百夫长,一脚踢翻了地的铁锅,大声的喝斥:“我等生是大乾的人,死是大乾的鬼,岂能因为燕宁给我们一口吃食而转身效忠呢?如此作为,我们……啊!卧槽,你敢打我?!”

    百夫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几个壮汉就已经冲了去。

    “嘭!”

    “嘭!”

    几拳几脚下去。

    百夫长老实了,目光呆呆的望着四周。

    而四周的将士们则是根本不理会他,脑袋是不是有病?有吃有喝的,马还能学本领,你丫的在这时跟我讲什么忠诚不忠诚?!

    百夫长的“忠义”被生生的打服了。

    这样的事情,在二十万大乾军队中,其实并不止有一例,在不远处还有一个千夫长,现在正被一堆士兵按在地狠揍。

    “我爹是兵部侍郎陈大人的管家……你们敢打我?小心我……唉哟喂,不要再打了,不要打脸啊……”

    “……”

    按照常理而言,这样的“兵变”应该制止。

    可燕宁却是当成没有发生一样,因为,他非常清楚,想真正的将这二十万兵全部收服,肯定不可能是三言两语的事情。

    他需要拿出真正的“本事”。

    “禀师父,讲学用的高台已经造好了。”正在这时,一脸黑黑的牛豆豆领着铁憨憨过来报喜了。

    师父要讲学,他肯定是相当的激动的。

    又有新的功法可以学了!

    “嗯,师父尽管放心的讲学,周围我都吩付妖王们负责守好了,绝不让一个人在中途离开,一定好生的守卫!”铁憨憨拍着胸口说道。

    “好。”燕宁满意的点了点头。

    “师兄,今日要讲什么?也是内丹学吗?”仇仙儿的目光充满了期待,因为,一次燕宁在传道台讲学,她同样受益不浅。

    “对,今日讲《黄庭经》。”燕宁笑了笑。

    其实,他今天讲学的目的有二,一是树立威信,二则是引导东方不破突破,然后,再找出东方不破的存在。

    从这两者的角度来看,他是可以再把次的讲学内容再讲一次的。

    但那样一来,多少会显得他“知识有限”。

    “《黄庭经》?比一次师兄所讲的内丹学如何?”仇仙儿仔细的搜索了一遍脑海中的知识,发现完全没有这部经书的记载。

    一枝桃花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神情却同样是期待无比,毕竟,关于燕宁讲学的事情,几乎都成了传奇。

    “乃是一本的进阶。”燕宁随口解释,接着,又补了一句:“不过,这一部经书,我暂时只解读到了一半。”

    “解读到了一半?”仇仙儿不解。

    一枝桃花的眼睛,却是明显的亮了一下。

    解读?

    这两个字,可有些古怪。

    “嗯,意思就是我只翻译到了一半。”燕宁再次说道。

    “翻译?”仇仙儿越发迷芒。

    “对啊,毕竟,那些字都不属于常规的文字嘛,你懂的。”燕宁笑了笑,然后,便轻轻一跃,向着远处的讲学高台飞去。

    仇仙儿呆呆的站在原地。

    因为,燕宁今日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太对劲,解读?翻译?不属于常规文字?难道说,燕宁所讲的内容,是从某个宝物解读出来的?!

    “……”

    一瞬间,仇仙儿的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雷电。

    而一枝桃花则是眼睛大亮,望着飞向讲学台的燕宁,她的嘴唇微微的舔了舔,如同抓住了某个天大的秘密。

    燕宁第一次讲学。

    一条白蛇脱去妖身,跳出六道轮回。

    燕宁第二次讲学。

    一只孔雀直接破境成王。

    一青一白两条大蛇,晋级妖王!

    燕宁第三次讲学。

    清静长老,现场度化成为金身罗汉,更有金蝉子身披佛衣。

    燕宁第四次讲学。

    方寸山,有妖度劫成仙……

    ……

    一次又一次的“奇迹”,终归是过于离奇了一些。

    一枝桃花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燕宁所学的这些,究竟是从何而来?仙门截教……呵呵,她太清楚了,这种可能性极低。

    肯定是有什么秘密。

    “是一件宝物吗?还是某个隐蔽的山洞?不行……以我一个人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打不过他……就算是探查到了秘密,也一定会被灭口……我应该找个机会回到中州,如果是以百花谷的实力……”

    “国师在想什么?”正想着,仇仙儿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一枝桃花的思索。

    “额?”一枝桃花受了一惊,不过,立即便恢复了平静,目光冷冷的看了仇仙儿一眼:“宫主难道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吗?”

    “我跟你可不一样。”仇仙儿眼睛微眯。

    “是不是一样,只有宫主自己心里清楚,难道,宫主真的不想知道燕宁的身,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吗?”

    “不想。”

    “哈哈哈,宫主若是真不想,今日的讲学,便不应该听。”一枝桃花说完,人便已经向着空中飞去。

    片刻间,便追到了燕宁的身后。

    仇仙儿的拳头一捏,她很想一拳怼到一枝桃花的脸,可是,她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和一枝桃花打架的时候。

    等一等!

    等到她身体内的“水”彻底变得纯净,她一定让一枝桃花知道,为什么桃花越娇艳,就越容易折断。

    ……

    时间,已经近凌晨。

    一夜未过,天边还未真正的露出鱼肚白,只是月亮的光泽看起来有些发白,预示着太阳即将升起。

    每一天,都会有一个时刻,日月同辉。

    燕宁坐立在高高的讲学台,左右两边坐着仇仙儿和一枝桃花,后面则是背对着坐着九灵子和牛豆豆等人。

    “咳咳!”

    轻咳一声。

    燕宁的目光扫向四周。

    他这一次讲《黄庭经》,其实是有考虑的,因为,他想要让东方不破现场突破,选择的经书肯定不能太弱。

    但如果太强,又会有一大部份人听不懂。

    所以,他综合的考虑了一下,还是以《黄庭经》这种内丹术来讲,毕竟,次在方寸山下的效果就还不错。

    只是,这一次他不准备全部讲完。

    正所谓,留一半,你们才会有更多的所求……

    燕宁想要让大乾和北凉的四十万大军“死心踏地”的跟着他,总是需要耍一点手段的。

    至于一枝桃花嘛……

    燕宁心中另有计划!

    “师父,可以开始了。”牛豆豆将一壶山泉放到了燕宁的面前后,便小心翼翼的又退回到了原位。

    “好。”燕宁端起山泉水喝了一口,清凉解渴,应该是无名黑山中某个特殊的灵泉,让他的体内一瞬间便生出大量的灵气。

    《黄庭经》……

    这可是一门极为强大的内丹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