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武裂天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你这个丹圣,是否货真价实
        "哼!老夫一言九鼎,前提是你能一场不败的连胜三阵。否则"阁楼内的声音中充满了怨毒的杀意;"那就先交换人质吧!"

        话音落下,便见一队紫衣蒙面人,押着四男三女从阁楼中走了出来,一个个浑身血迹斑斑,遍体鳞伤,神情萎顿,显然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见到这一幕,直看得陆随风等人都是双目喷火,狠狠地握了握拳头,强忍住心中的愤怒朝前踏出一步,大有当场暴走之势。

        陆随风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抺冷意,虚手一场,三道人影就像是从虚无突然冒出来似的,从十来米的高空之上,"扑嗵嗵"的跌落地上,顿时传出一阵悲呼惨叫声。

        对方总共就有八人,一目了然,其中并沒有见到有人质的存在,那又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蓄物戒!"石亭內有人惊嘘出声;"居然是能容纳活物的蓄物戒,这怎么可能?"

        能够存放活物的戒子,已经不能叫做蓄物戒了,应该称之為"魂戒",任何拥有生命的物体都可以容纳。只不过,这种神奇的东西只存于传说之中,虽然典籍上也有过详细的记载,但数千年来,还从未问过世。

        石亭内的人都非等闲之辈,一个个的目光中已涌动出一团难以抑制的火热,充满了贪婪的的炽焰。只不过,也只是惊叹艳羡而已,还不至做出那种恃强夺宝的事来。

        在陆随风刻意的报复下,紫梦蝶三位人质算是遭了池鱼之秧,直跌得七晕八素,惨呼连连。好一会才像是缓过气来,用无比怨毒的扫了陆随风等人一眼,这才一个个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状极悲催。

        如不是全身真元力被禁锢住,修者自有修者的傲骨,可杀而不可辱,就算死也要拼命一搏。  但,当三人看到那些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人质时,心中那股怨愤之气顿时沒了。

        按照江湖规矩,交换人质也有一套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验货。否则,人都被弄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吊着,那还换个屁!甚至还要检测一下是否被下了暗毒。

        双方的阵营中都各走出一人,分别开始验货,整个过程都进行得十分认真严谨,绝对的一絲不苟。双方的情形大致一样,都只是真元力受到了禁锢,虽然有伤在身,却并没有严重到威胁生命的程度。这个结果彼此都能接受。

        接下来才开始正式交换人质,双方的距离相隔五十米,这段路程就算是普通人正常行走,最多也只须数十息时间。但就是这短短的距离,双方的人质每走一步,都像腿上灌了铅般沉重,竟用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才艰难的走了完了全程。

        陆随风连一句安抚的话都沒有说,已在第一时间将七人直接收入隐龙戒中。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沒有了人质的负累,无论面对任何危局困境,都可以做到进退自如,有种困龙脱囚的感觉。此时就算想要不守信诺的立即离去,相信也没人能拦得住。

        然而,陆随风最后还是选择了留下来,一是他有做人的原则,诚信就是他不会越逾的底线,即然应承了下来,那怕前途是九幽黄泉,都会一往无前的走下去,绝不会有絲毫畏惧和退缩。二是不想放弃这个一了死仇的机会,趁着有这些大人物在场见证,如果事后想要反悔,那就要直面六位峰主的怒火了。

        "很好!果然有些胆色!"阁楼內传出一道由衷的赞叹,眼前的八人都拥有灵神境的修为,一旦没有了人质拖累,发起飙来还真是一件*烦,纵算倾尽全力也未必能留得下来。

        "据闻,你天外楼的门匾上有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天兵利刃不是梦,演化魂器玄奥!下联是;神丹灵药非虚幻,窥视乾坤法则!不知可有说错?"

        "这本是众所周知的事,这本就是我天外楼经营的项目,虽然有些夸张,却也无限接近事实。否则,天外楼这块牌子早就被人砸了,那里还会存在到现在。"陆随风坦然地言道,心中却在暗自思忖着,对方不会莫名的提起这种毫无关联的事,定然与接下的比拼有关。

        "那就好!即然如此,那这第一阵就在丹道上一决高下吧!"阁楼內传出一阵阴谋得逞的笑声;"严长老,这一阵就交给你老了!"

        "哼!你确定这个人情要浪费在这个小子身上?"石亭內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充满着浓浓的不屑和惋惜。

        "先辈留下的这个人情虽然珍贵,但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声音有些苦涩,却充满了坚定,一片如雪的羽毛从阁楼中飘飞而出,闪烁着莹莹的光华,缓缓地飞入石亭内。

        空气中传出一声悠悠的叹息,接着便见石亭的珠帘泛起一道涟漪波纹,一个灰色的人影便突兀的出现石亭外。那是一个全身笼罩在灰袍中的老人,看不清容貌长相,说他是一位老人,是从齐胸的如雪长须上得出的结论。

        "神丹灵药非虚幻,窥视乾坤法则!"老人喃喃地嚼咀道:"够狂!天下间不知是谁敢如此狂言,还真值得老夫见识一番。"

        "在下天外楼主,见过前辈!"陆随风跨前一步,越众而出的冲着老人施了一礼,表现出应有的尊敬;"不知前辈"

        老人摆了摆手,冷冷地道;"老夫只是前来偿还一个人情,那些俗礼套话就免了。你只须要证明自己有资格让老夫出手就足够了,否则,这一阵就无须再继续了。"

        言下之意很直白,充满着一种睥睨天下的傲然气势,如果知道他身份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是一种狂妄,在丹道一途上,有资格让他出手的人几乎连一个手掌都数得过来。由此可见,这场比试还没开始,结果已经出来了。

        "呵呵,若是换个时间场合,晚辈定当虚心求教。但,此番却是关乎着我天外楼的生死存亡,就算明知必败,也要倾力一搏。"陆随风不卑不亢的朗声道:"至于说到资格"

        陆随风抬手一扬,虚空中便悬浮着一块翡翠般晶莹剔透的令牌,上面刻着"丹圣"两个字,另一面则是一个"令"字,整个令牌上透出一股神圣而*的气息,令人生出一种俯首膜拜的情怀。

        "不知这件信物是否具有资格?前辈的身上应该也有这样的一块令牌吧!"

        老人微闭的双目猛然睁大,精光绽射的眼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惊色,他的身上的确有着一块类似的令牌,两者一模一样,几乎分毫不差。那正是如假包换,尊崇无比的丹圣令!

        在圣山,拥有丹圣令的人绝不会超过一掌之数。但,每一个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然而,令人震撼的眼前的这个圣丹令拥有者,其真实的骨龄却只有二十岁呀!

        二十年的岁月,就算夜以继日的将全部精力花在丹道修炼上,也不可能达到如此高的境界,这完全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石亭內有无数双深遂目光穿透了珠帘,仿佛要将人的身体洞穿。

        老人微震的身躯归于平靜,微点了点头,像是默认了这丹圣令的真实性,在场之人中也唯有其能辨别这丹圣令的真伪。事实上,这世上还沒出现过敢冒充丹圣的存在。

        "呵呵,倒是老夫小视天了,你的确俱备这样的资格,老夫收之前的话。"老人不以为忤的言道:"只不过,比试之前,老夫还要测试一下你这个丹圣,是否货真价实。"

        话音落下,老人便毫无征兆的直接出手了,眼前的空间顿时荡起一层层的涟漪波纹,那是属于丹师特有的精神力。可以从精神力的强大程度,来判断层次境界的高低。虽然难以看到精神力的俱体状态,但从那一圈圈扭曲变形的空间,足以知晓这种力量的恐怖和强大。

        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丹圣,只怕这片世界也唯有陆随风一人,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不才,只能用妖孽来形容了。能站在如此的高度,其本身的精神力自然强大比,否则,岂非名不符实。所以,老人的此举倒也无可厚非。

        在修者的世界,精神力的重要性不需言表,而丹师的精神力绝对是超越修者的存在,这一点根本无须质疑。

        而丹师之间的争锋,不仅仅是丹道上的较量,还有精神力的战斗比拼,其凶险的程度比之刀光剑影的搏杀,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噗!陆随风眼前的空间也是一阵震颤波动,虚空中骤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这漩涡中沒有一絲灵力气息存在,完全是由纯粹的精神力汇聚而成。

        望着这恐怖的精神力漩涡,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老人眼中的瞳孔也是一缩,充满了凝重,他在漩涡之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绝不输于自己的精神力,这种强大已远远的之前超出了预料。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23us.us▲
  /2/2969/11409251.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