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楚河记事 > 第14章:一网打尽放一个
    此时此刻,厉啸天心中也是刷屏了【卧槽】二字。

    他深刻的明白,贪狼背刺之心已然确实。

    而今天这场他精心谋划的大好事业,全都因对方鼠目寸光的夺权而变得一塌糊涂!来的这群人没有一个易与之辈,而如今对方已然被熊熊怒火点燃。

    厉啸天身处其中,对身上背着的这口巨大黑锅根本无法拒绝,此时此刻,只能咬牙做出最后的努力——

    “误会,我绝没有那种想法!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跟大家合作的!”

    “放你娘的屁!”

    客户群中气氛森冷一片,有人恶狠狠的骂他,实际已然做好了动手准备。此刻只遗憾,为什么他们没能把全部人手都带过来?

    但看周围默默围过来的那群人,个个浑身肌肉,气势精悍——这肯定是花大钱花费数年功夫培养出来的!

    这是个什么狗屁合作?

    这明显是早有预谋,布局甚至开展在几年之前!

    狗日的厉啸天,他竟然是这样的城府!

    ……

    大家心知肚明,此刻互相对着眼神,再盘点自己准备的人手,各自内心都有想法。

    这周边围着的人虽然多,但他们的弟兄也不是吃白饭的,只要肯打肯杀,总能冲出一条路来。

    倘若再多加把劲……

    毕竟,厉啸天想黑吃黑,他们也想啊!

    这么大好的生意,这种坐地来财的生产线,倘若不能分一杯羹,那得多遗憾呢!

    只不过如今这里是人家的主场,现如今法治森严,搞大了他们是不太敢,但想要拼杀出去,免不得要多受一番苦楚……

    恐怕他们这群被吸引过来的老伙计们,还得并肩作战!

    几个眼神的功夫,大家已然做好了决定。

    当务之急,是先从这死局中冲出去——可惜这王八蛋居然还做了信号屏蔽!

    于是有人发了狠,二话不说伸手从腰带里抽出一把短刀,接着率先向周边那些围堵的人砍过去!

    厉啸天眼前一黑

    ——没动手之前,他的嘴还有两分用处。

    动了手,那就是黄泥巴掉裤裆,无论如何讲不清了!

    此时此刻,他已成道上公敌!

    仇恨和破局的想法在他心中交替涌现,但那群早已安排的人手,此刻分内外两层,内层护在他们三人之外,外层则承大包抄之势,无论如何一个都不肯放走。

    厉啸天心知肚明——外头的人手肯定也已经不复存在。

    他想要破局,就一定要替自己争取时间!

    等到场面混乱起来……

    于是他转身怒瞪贪狼:

    “我这么信任你,没想到你居然会背叛我!”

    贪狼眉头一挑,倒没想到厉啸天的脑子是这个走向,实际上他也只不过才说了一句话而已。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厉啸天感到满意:

    “厉哥,瞧您说的,挣钱的事儿怎么能叫背叛呢?现如今咱们十拿九稳的事业,您也不必再费心遮掩了。”

    她看着眼前已陷入一团厮杀的众人,神情满意极了,嗓门也变得更大了:“您放心,有我的安排,今天这群人一个都跑不了!”

    厉啸天心头如雷劈,他从不知沉默寡言的贪狼说起话来是这样恶毒!再这么沟通下去,恐怕不等局面混乱,他首先要成为众矢之的!

    虽然现如今已经是了,但好歹还有人手装模作样的拦着,不是吗?

    此刻只能怒瞪老蒋:“跟着他有什么好处?”

    老蒋:……

    说实在的,方舟也稀里糊涂呢,至于什么好处……

    但眼前局面如此明白,他也毫不犹豫地表示忠心:“我听狼哥的!”

    这会儿当面表态,两人同处一条船上,接下来他一定会把握住时机的!

    然而内心已对未来的卧底生涯制定出千万条缜密的计划,可微一抬头,只见贪狼已经轻轻挑起眉头,眼神看着他,格外放肆:

    “厉哥,你也知道,有时候咱也得谈谈真爱。老蒋跟我,好处是没见多少,但我跟他确实有真感情。”

    厉啸天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共事多年,他竟不知原来贪狼是位基佬!

    而且口味还这么重!

    老蒋?!

    就他老蒋?!

    同时他心里还有个巨大的疑惑——老蒋那副尊容贪狼都看得下去,那么这么些年来,他甘心听从自己的吩咐,隐忍多时——莫非是对自己还有着不可言说的妄想?

    厉啸天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了。

    ……

    周边打成一团,精兵悍将对抗一群被掏空身子的瘾君子,局面迅速再向一边倒去!

    厉啸天左右环顾,心知不能再拖延了!

    他双眼充血,此刻慢慢从怀中摸出武器:

    “这么多年来,用我的钱养出这么些人贪狼,你很得意吧?”

    贪狼却摇了摇头:“话不能这么说,这么多年,账户里也就只有几千万块钱,老实说,付出跟回报不成正比。我觉得厉哥你做人做事,实在有些小气。”

    “而且,这也不是用你的钱养的,这都是我的好兄弟……”

    正说着,突然听到那一群生死搏杀的人中间有人叫道——

    “大哥,是警察!这群人是警察!”

    厉啸天耸然动容!

    这一刻所有的疑惑仿佛都明白了——贪狼,是个叛徒!

    他转过头来,眼睛赤红的仿佛要滴血,同时身子迅速向着打斗的人群中隐去,身形滑溜,如同一条泥鳅,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叛徒!”

    ……

    军中的搏击之术,自然跟市面上那些散拳野脚大有不同,大客户们带的百十号人声势浩大,但一旦打斗,这边的人手相互配合,武器精炼,很快便将小喽啰子们按倒在地。

    “妈的厉啸天你居然跟警察合作!!!”

    “王八崽子够狠啊!”

    “兄弟们,杀出去——”

    剩下一群人挣扎的越发激烈。

    今晚倘若不能离开,凭他们身上的累累血债,无论如何都没有再见天日的那天!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豁出命去争得一个机会!

    老蒋也瞬间愣住了!

    他看着那群人——缉毒大队经常跟特警合作,那些训练方式刻入骨中,自然是有迹可循

    但是,为什么会……

    他瞪着贪狼,过往种种的不协调与熟悉感,让他瞬间明白,此刻恶狠狠伸手指着他——

    “你给我等着!”

    叫名字是不可能叫的,做这种任务,绝对不会露真名。

    老蒋咬牙切齿,恨不得狠狠锤这个只会开玩笑的楚河一顿。

    贪狼却是无所谓的一笑,此刻柔和与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顶着贪狼那张带着疤痕的脸,让老蒋浑身都不自在。

    他干咳一声,干脆紧盯正挤入争斗人群边缘的厉啸天的身影:“不抓吗?”

    “不急。”

    楚河摇了摇手指:“后边还有一条线呢。”

    说着忍不住活动活动手脚,二话不说,也冲进已经生死相搏的那群人当中——

    忍了这么半天,她老早想打人了!

    ……

    厉啸天是很能狠得下心的。

    如今整个工地里里外外全都被包围的密不透风,他想要在这种时刻偷偷逃出,根本不可能。于是干脆一咬牙,一边偷偷摸摸藏在阴影里,一边从工地散落的垃圾里摸出一根塑料管,整个人来到大门前的水池当中,二话不说,便贴着墙缘躺了下去。

    浑浊的泥水发出阵阵波荡,很快又慢慢恢复平静。

    趴在废弃大门夹角处的特警带着夜视仪,此刻将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但同时也接到指令,于是又默不作声的趴了回去。

    工地里泥土太多,为了保证出行的车辆不会带的满街泥泞,向来每个工地的大门口处都有一处洼地,里头存着水,大车出行,首先便要从水里过一遭。

    厉啸天自然是不能躺在水底,但他铤而走险,如今贴在墙边那处地方侧身维持着,也堪称有勇气了。

    楚河听到汇报,倒是越发明白,他能多次出逃,不是没有原因的。

    ……

    今晚警方大获全胜,己方人手虽有受伤,但却没有丢了性命,还抓了这么多人,牵扯了无数多的大案要案……

    可算得上是满载而归。

    方舟安心的坐在车上,腰背挺直,老蒋的沧桑与畏缩荡然无存。

    他伸手将自己浑身的伪装一一去除,脸色有些舒心。但再看身旁依旧维持着贪狼模样的楚河,内心说不出来的生气!

    车里人多,他不愿在此刻让小河这个功臣丢了面子,只能恶狠狠低声咬牙:

    “你什么时候换身份的?”

    楚河笑兮兮地凑过去,然而他顶着这样一个糙老爷们的脸,方舟无论如何不肯接近,此刻下意识身子后仰,避之唯恐不及。

    楚发达浑身一僵。

    随即便不屑的看他一眼。

    “思想狭隘!”

    也不知是说他取向狭隘,还是对外貌的容忍度狭隘。

    接着没好气的哼了声:

    “反正比你早。”

    “不可能!”方舟立刻反驳。

    做卧底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他在出行之前心有所感,已经带着楚河在周边好好吃了一趟。又为这小姑娘的没心没肺伤感了许久,其实内心已经做好了诀别的准备。

    做了卧底后,由于一开始证据不足,他又想要更接触高层,因此信息都不敢发出去。可万万没想到,这么久的煎熬,对方竟然也跟着做了卧底。

    代替的,还是贪狼这么一个重要的身份!

    他突然想起临别时局长那古怪的神色,此刻内心充满愤怒——

    “局长也知道?!”

    楚河得意洋洋:“怎么样?我效率高不高,找的人准不准?连你都没发现,我简直就是个天才!”

    方舟:……

    他气都要气死了。

    于是眼睛一瞪:“你故意的是不是?又是真感情,又是按摩腿……”

    话音刚落,却见周围疲惫的兄弟们此刻眼神看过来,满脸都写着好奇和八卦。

    他老脸羞窘,赶紧又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楚河嘿嘿笑了起来。

    ……

    缉毒大队所有人彻夜未眠。

    包括江城整个公安系统,通通为此大案要案而感到震惊。

    这样丰富的收获,让所有人都脚下生风,忙忙碌碌。局长捧着一杯茶叶连灌三口,乐得合不拢嘴。

    方舟这会儿冲进来发脾气:“楚河怎么还做这种任务了?局长,你是不是忘记了,她是借调来的,当片警实习期还没过呢!一个月2000块钱,你叫人家这样卖命?!”

    局长:……

    这话说的,这谁想得到啊!

    想到2000块钱的实习工资,他也老脸一红,此刻毫不犹豫——

    “借调而已,又没说什么时候还?再等几十年不行吗?”

    “至于实习工资什么的……这么大的功劳,破格提拔,你放心,我肯定安排!”

    方舟却是眼前一黑——就小河那个性格,当个片警已经搅得乱七八糟了,万一再破格提拔……

    就她那破脾气,搞不好立的功劳都没有她受的处分多。

    但此刻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黑着脸把话题转到另一件事上——

    “厉啸天那边跟紧了吗?”

    “我跟楚河带回来的那些资料有用吗?”

    楚河并不打算以科技扬名,那些资料早已用U盘的方式转交上去,此刻信息科正在疯狂的记录分析,毕竟,里头所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至于厉啸天……

    局长也沉着脸:“他跑不了。”

    ……

    厉啸天此刻确还算安全。

    轰轰烈烈却又低调异常的一整夜围堵,他一直等待天色发白才敢有动作。

    那个废弃工地被里里外外探查的一清二楚,车子来来往往,天明方歇。

    而这个时候,他已在泥水中泡了足足5个小时。

    在此刻,顺着墙根躲藏在垃圾堆里,外头应该已经没有警察了,但他却不知要逃往何方。

    贪狼跟警察合作,该说的不能说的,他肯定全部都交代了。包括那个搞不好是他安排过来的白梦雨。

    所以,他要躲到哪里?

    好在生产线还牢牢抓在他的手里,贪狼就算知道,也不过只鳞片爪,并不足为虑。

    他咬牙,决定在此刻躲到自己的生产基地里。

    只要隐忍几年,只要手里有货,现在失去的,迟早还能成倍的还回来!

    ……

    那是一个足够偏僻的村庄。

    偏僻到村村通修到门口就要翻山越岭,距离交通略便利一点的镇上,步行足足要四个小时。

    整个村子跟警察打交道的时候屈指可数,最近的一桩案子大概是三年前两家邻居不和睦,一方举报另一方赌博……

    再久远一点,跟警方打交道的经验,又要追溯到20年前村里一位老人家种的那一田的罂粟。

    但那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档案上清楚明白的记着,老头的病痛需要罂粟来镇痛,对方觉得自己用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堂而皇之种在山洼处自己开辟的小田中。

    未曾想,恰恰巧被两名骑摩托站在山顶看湖景的警察发现,对方看底下一片斑斓色彩,以为是野花,于是特意翻下山去,打算给家中的小女儿带一把……

    时间久远,老人家70多岁又有病痛缠身,当时两名警察拿镰刀把一整块田的罂粟砍了,这事儿就算不了了之了。

    谁也没想到,这笑谈传出去之后,就有人开始着手布局了。

    而如今,看着家家户户小型的提炼仪器,家家户户用来种香菇的大棚……还有掀开大棚,那挡也挡不住的热烈色彩。

    局长脸色沉凝,看着地方乡镇调过来的报告,只觉得有股莫大的讽刺感。

    “就在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

    更讽刺的是,靠着这两条生产线,整个村子的人同心协力,上下一心,摆脱了贫困村的名字,可给地方政府狠狠长了回脸。

    而所谓的两条生产线,其中一条完整的在村中一户人家的地下,完完整整,规格更高,设备更完全。

    而另一条,则分布在家家户户当中。

    村里人一次发财了吗?

    没有。

    有钱就会使人膨胀,有钱就会让旁人追寻,周边类似的村庄不是没有,而布局者一开始便将这条路断了。

    家家户户都有钱,但钱也仅仅能够在村里维持小康水平。家家户户的年轻人不是没有,但也都在厉啸天手下。

    甚至村子里嫁娶事宜,都是由厉啸天来安排。

    所以,这才是他的最终屏障。

    ……

    局长脸色沉凝。

    村中还有十四五个好手盯着大家的生意,这些人全部都沾着瘾,真的打起来,那可是六亲不认的。

    但对于他们而言,这些村民有罪,但罪不致死,具体要等法律来判定,因此绝不可能硬拼硬杀。

    “把周边地图调出来,好好部署。”

    楚河却摇头:“干嘛那么麻烦?”

    她盯着那个看起来跟别的村庄并没什么不同的地方,看着田间劳作的女人们枯槁的面容,此刻反问道:“这些女人应该都是厉啸天想办法弄回来的?”

    坑蒙拐骗,人贩子的事业他也参一手,这业务做的够广的。

    局长点头,方舟却皱起眉:“你该不会想自己进去吧?”

    又要以身犯险?

    楚河摇头,一脸嫌弃:“这地方多破呀!我可不能过去吃苦——那个谁,白梦雨,你们还在安排吗?”

    “她跟厉啸天可是真爱呢,找个人,把这群在外头拐人的家伙引到她旁边去……”

    局长当然知道白梦雨,但此刻仍是摇头:

    “不行,她容留别人贩毒,知法犯法,自有法律审判,我们不能拿公民的性命去做这种事。”

    楚河不解:“这种人也叫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