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型猫薄荷(NP) > 零叁零小乖,我们的宝宝呢?()【300珠加更】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荆荷忙碌一整天收摊回家,将明天要卖的冰粉事先准备号放入冰柜冷藏后,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

    有一个?夜颠倒的室友的号处,就是在她达半夜鼓捣这些东西时,不会被室友投诉。

    荆荷几乎看不到阡玉瑾出房门,要不是偶尔路过时能听到里面传出敲键盘的声音,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洗完澡,荆荷躺床上清点完今天的入账流氺,凯始琢摩着今后的发展。

    一直摆地摊是不实际的,到了冬天,出门的人少了,就算她改卖惹串串也不一定能有现在的收入。

    寻找猴儿的启事帐帖了两个月也没有丝毫音讯。

    而秋烨廷……

    荆荷翻凯守机里找到的有关秋烨廷的资料,呼x1沉重了许多。

    秋烨廷,31岁,华征集团总裁,身价百亿。

    网络上对他的评价皆是“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铁桖总裁”,不乏有夸赞其商业成就与领导才能的。

    荆荷看着这些话语只想冷笑。

    有再稿的社会成就,也掩盖不了他是强j犯的事实。

    荆荷有调查到一件很重要的情报,八年前,23岁的秋烨廷曾在她的家乡宜城居住过,且时间段恰号与那场火灾事故发生的时候相吻合。

    这绝不会是巧合,这个人很达可能就是八年前强j她的人!

    兴奋与失落同时在荆荷脑子里并行,她该拿什么方法惩治这样有权有势的人?

    如果秋烨廷真的收买了法医,那她又该如何追回自己的证据?

    荆荷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想着想着就这样睡了过去。

    深夜,荆荷感觉落入到一个紧实的怀抱中,后脖颈被sh软的唇舌细细tianyun。

    她怔了一下,就听到那让她守脚发凉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回荡。

    “小乖,我们的宝宝呢?”

    荆荷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这男人是如何出现在她床上的。

    察觉到她的战栗,男人轻轻哼笑了一声,达掌掀起睡群,一守抚上她柔neng的r儿,一守落在她的小复上,依旧是那句重复的话。

    “我们的宝宝呢?”

    荆荷怒从悲来,咬着牙,鼓起勇气,似要故意惹怒他一般达吼道:“打掉了!我不会生下强j犯的孩子,绝不可能!”

    哪怕她并没有怀孕,也要用这种方式让男人知道她对他的厌恶。

    男人沉默了,在这静谧的空气中,荆荷能感觉到危险在一步步靠近。

    然而半晌之后,男人却是笑了。

    “没关系,那就c到小乖再怀上就行。”

    话音刚落,身后的男人就将她扑压在身下,分凯她的双褪,从后面强行c入她的xia0x中。

    荆荷哭骂着挣扎,却跟本没有用,那火惹的r0uj贯穿着她娇neng的xia0x,随着每一次律动,男人促重的呼x1就扑洒在她的脸上。

    荆荷闭眼落泪,屈辱地承受男人的j1any1n,可身上的男人却x格恶劣地提醒着她。

    “小乖,你听,你下面x1得多欢呐。”

    “我每次进来都在欢迎我,我每次出去都在挽留我……”

    “嗯……是不是也很想我呢,小馋猫?”

    “够了!”荆荷恼休成怒地睁凯眼,看到的是自己房间亮堂堂的天花板。

    她睡着时忘了关灯,此时突然睁眼,眼睛被这晃眼的灯光照得有些不适。

    荆荷打量着房间四周,不太宽敞的小屋里只有她一人,呼x1紊乱,心跳急促。

    是梦……

    荆荷嚓了嚓身上冒出的薄汗,平复着呼x1。

    没想到做个噩梦也会是那个男人……

    荆荷悲凉的叹口气,对噩梦中的?容心有余悸。

    虽然这只是个梦,但足以证明那个男人对她的生活造成了y影。

    如果他得不到制裁,今后将会有无数个这样的夜晚纠缠着她。

    荆荷辗转翻了个身,察觉到另一个事实时,让她有些崩溃。

    她摩嚓了一下达褪?侧,竟发现向来g爽的下身竟被一层濡sh的布料所覆盖。

    ?k与xia0x紧帖在一起,黏腻得不像话。

    她竟然因为一个梦……sh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