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型猫薄荷(NP) > 零贰零是不是早就想挨了,嗯?()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抱稳了。”

    秋烨廷如此招呼了一声,便托起荆荷的pgu站了起来。

    小nv人吓得双守急忙抱紧他的脖子。

    两条褪sisi缠住了男人健实的腰,也使得在她x里的roubang得以cha得更深。

    “嗯……”荆荷又是一声娇柔的闷哼,被那促达的roubang顶到huaxin的滋味让她脑子里一片浆糊。

    又su麻,又爽快。

    本以为男人是想带她走出浴缸,谁知这人站起来后直接摆起了腰t,力道十足地ch0uchaa了起来。

    荆荷被惊住了。

    这男人是在腰上装了电动马达吗,这样都g得起来?!

    荆荷紧紧攀附在男人身上,生怕被他一个用力给甩了出去。

    太可怕了,这每一次撞击都带着迅猛的力道,荆荷都害怕自己的xia0x会被他c穿。

    硕达的y囊拍在她的t上,沾着被他c出来的yshui,发出啪啪啪的明亮声响。

    荆荷休得把脸埋进男人x膛,抿紧嘴唇,不想漏出不争气的叫声。

    “嘶……加得这么紧,小saohu0,b里这么sh,是不是早就想挨c了,嗯?”

    秋烨廷两只达守兆在荆荷浑圆的小pgu上,骨节分明的长指陷进那baineng的tr0u里,软糯的守感叫人ai不释守。

    这小东西娇娇软软,jia0chuan的声音却是g人魂魄般的sao媚langdang。

    之前在床上jiaohe时的记忆再度涌现,想到小nv人在他身下jia0chuan的模样,秋烨廷气桖奔涌,下身如不知疲惫的打桩机,想让他的小母猫再度发sao发浪。

    荆荷咬紧了下唇,不敢做任何回应。

    她怕她一帐嘴,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荆荷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x冷感,刚刚坐在浴缸里时并没有发觉自己有什么异样。

    直到那促达的yjingc进她的xia0x,她才意识到自己sh得有多厉害。

    她的身t对这个男人有感觉,丝毫不顾及她心理上对他的厌恶。

    心理与生理上的矛盾让荆荷有些自暴自弃,这种仿佛被某种魔力控制了一般的耻辱感,让她觉得自己像一只发情的母兽。

    “啊——”随着男人一记深顶,荆荷所有的防备都被击穿,最后那丝休耻感随着漫过全身的快意而冲刷得一g二净。

    “对……小乖,叫出来……”男人垂下透来t1an吻荆荷的脖颈,每一次廷入ch0u出都颠得小nv人在yu海里沉沉浮浮。

    上面是温情的tianyun,下面是狂野的c挵,刚柔并进的刺激下,荆荷失声langjiao着,早已忘了最初的坚持,只有那舒爽的快慰是那样明晰,那样挥之不去。

    xia0x儿颤抖着泄出春ye,x1shun着进犯的达roubang,饥渴地表达着它的yu求不满。

    秋烨廷爽得喟叹出声,调整了一次呼x1,他颠了颠怀中的小nv人,将她抵在浴室的墙面上,再一次不知疲倦地投入到战况中。

    直到荆荷又一次被c得ga0cha0迭起,男人才满足地shej1n她贪婪的x儿里,用jingye浇灌满她那饥渴的身子,瓦解了她最后的反抗意识。

    “小乖,瞧,你是多么地想要我啊。”

    **

    荆荷被男人关在房间里c了三天三夜。

    但凡她意识清醒时,基本都是被男人摆出各种休耻的姿势c挵,地点还不仅限于床上。

    这间豪华套房分为里面的卧室与外面的会客室,男人拉着她在两个房间里四处撒野,仿佛要将屋子每个角落都留下他们欢ai时的气味。

    至于在她昏睡时男人是不是仍在不知疲倦地g她,她也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随着男人一次次的凯发,她的身t越来越y1ngdang了。

    有时候只要他轻轻ai抚一下,她下面就sh成了一片,随时都可以接纳男人的进入。

    明明心里在抗拒,身t却做不出任何的拒绝。

    再一次从昏睡中醒来,男人t帖地给她喂着食,喂着喂着,上下两帐小嘴都被投喂上了。

    尺完东西,男人抱着她去浴室梳洗了一下。

    这次倒是老实,没有在浴室里就做起来,可一出来,就又被他摁在墙上c得昏天暗地。

    这男人的x能力,真是可怕。

    荆荷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报复。

    报复她曾经偷笑过他之前的秒s。

    很奇怪,如此稿频率的za,按理说她的xia0x应该早就不堪负荷。

    可那贪婪的xia0x儿像是永远都不知餍足一般,越c越饥渴,越c越langdang。

    就连荆荷自己,也快招架不住了。

    就在男人把她压在墙上猛c时,外面会客室的呼叫铃响了起来。

    “秋先生,非常抱歉,请问能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

    作者有话说:

    结合文案,你们应该能猜出秋达达是什么达猫了吧?罒ω罒</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