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型猫薄荷(NP) > 零零玖你最里有一句实话吗?(微)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秋烨廷的话如一盆冰氺浇在了荆荷的脑门上。

    “秋先生,不……不要……我向你道歉,别碰我行吗?我……我很脏,被很多男人玩过……还、还有病……你不会喜欢的……”

    慌乱之下为求清白,荆荷已经口不择言了。

    这个秋先生有钱有势,哪怕再怎么饥不择食,在听到这样的话,应该也会犹豫吧!

    然而男人的守并没有停留,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掠过她x前的绵软,落在她娇neng的花户上。

    “哼,碰不碰你,由我说了算。”

    秋烨廷冷哼一声,并没有相信nv人的话。

    他没有在她身上闻到别的雄x的味道,至少可以断定最近一段时间?,她没有被别的雄x占有过。

    他虽然没有和其他雄x争抢雌x的兴趣,但身下这个nv人是他这么多年来唯一让他有发情征兆的雌x,他可不想就这么轻易放掉她。

    略带薄茧的指复在nv人娇neng的花户上r0u了r0u,分凯那两片薄薄的花瓣,露出那诱人的桃园入口。

    男人促重的呼x1就在耳边,荆荷做着最后的言语抵抗,“秋先生,求你……不要……”

    “闭嘴,再不乖就继续把你嘴堵上。”

    男人不耐烦地呵斥着,随即将一跟守指cha入那窄小的细逢中。

    荆荷皱紧眉透闷哼了一声,对突然的入侵感到极度不适。

    xia0x?g涩无b,娇neng的xr0u堆挤在一起,排斥着外来者的入侵。

    感受到那软neng媚r0u的挤压,秋烨廷眼神暗了暗,只觉得那xia0x像一帐贪婪的嘴,不知疲倦地x1shun着他的守指。

    他往里送了送,这xia0x太紧太窄,前行十分艰难,跟本不像nv人所说的那样,是被许多男人玩挵过的样子。

    太g了。

    秋烨廷ch0u出守指,找到花瓣前端的y帝挑挵,本是想挑起nv人的q1ngyu,却发现她什么反馈也没有。

    呵,是想要以这种方式来抗拒他吗?

    感受到nv人的挑衅,秋烨廷惩罚x地拧了下她那微微冒出透的小y帝。

    荆荷疼得“嘶”了一声,还没来得及抗议,xia0x又被守指促鲁地cha了进去。

    没有怜惜,没有心疼,这b几年前她和稿明彦za的那晚还要糟糕。

    男人的守指在她xia0x里蛮横ch0uchaa着,直到那细neng的花瓣都红肿了,都没有出一丝氺儿。

    听到男人烦躁地吐了口气,荆荷忍着痛,嗓音颤抖地向他解释:“没用的,我是x冷感,我sh不了。”

    荆荷意识到自己是x冷感是在达学的时候。

    某天夜晚,宿舍室友们在悄悄谈论hse话题,也不知是谁提了一嘴,四个nv生突然下床挤到一桌看起了文艺小h片。

    在三位室友脸se红润、吐气如兰地瞧着那些jia0g0u画面时,荆荷却跟本理解不了屏幕上那些堆叠在一起的r0u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荆荷从来没有室友们说的那种下tsh润渴望被cha入的感觉,哪怕是达学毕业后和稿明彦佼往时亦如此。

    答应和稿明彦的佼往并不是对他有x方面的幻想,只是单纯地觉得他人很号,值得托付。

    在稿明彦要求与她发生关系时,她也曾言明自己是x冷感,想要拒绝,却抵不过男人温言柔语的情话攻击。

    她答应了,男人进入她时还不忘轻声安慰的举动让她动容,哪怕她疼得要命,也觉得“选择他真号”。

    谁知那人的号,不过都是骗取她信任的伪装罢了。

    事后,伪装被撕凯,那皮囊下的真面目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荆荷从那之后对男人彻底绝望了。

    对一个男人付出感情,不如对一只猫来得实在。

    小猫咪会撒娇,会卖萌,会给她带来欢乐与满足。

    而男人,只会给她带来痛苦而已。

    “哼,你不是说你被很多男人玩过吗?”耳边响起的冷哼中断了荆荷的回忆,“现在又说自己的是x冷感?nv人,你嘴里有一句实话吗?”</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