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 081 走投无路
    一路激战下来,时间已经将近傍晚。

    韩征在齐庄外来回踱步,他在思索着怎么劝降龙文章和阿译等人。

    老实说,这三人虽然是跟韩征一路征战下来的老兄弟,可三人的主意又是最正的,没有那么容易就能改变。

    就算韩征现在向三人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三人也绝不会选择投诚。

    这里边还缺乏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那就是让第四第五主立团彻底陷入绝望,再看不见任何希望。

    而就在韩征也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老张给他带来了改变这一切的契机。

    先前偷袭虞师师部,韩征缴获了一些虞师常用的通讯电台,包括一些密码本。

    韩征将这些东西都交给了老张等专业人士,希望老张可以通过密码干扰甚至掌握虞师的电台通讯。

    现在终于取得了进展。

    老张为此兴奋道:“团长,经过我们破译发现,这些密码本正是虞师常用的,而且虞师方面似乎并没有终止这种密码的通讯,不久之前我们还接到了虞师方向发出的一连串电台信号。”

    “什么内容?”韩征问道。

    “再次催促第四,第五主力团火速返回虞师驻地。”

    老张笑道:“其实我可以理解虞师方面在丢失密码本之后依旧用这种密码与第四第五主力团通讯的缘由,两方的电台通用密码,现在他们彼此之间为了保持通讯根本无法更改,所以那虞啸卿估计也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咱们这边没有懂得电台通讯的专业人才,可他哪能想到,咱们刚好有个同志是这方面的高手。”

    听到这里韩征忽然心生一计,利用电台通讯的假消息迷惑敌军或许正是他解决当前困境的妙计。

    “老张,如今有了虞师使用的密码和电台,我们是不是可以伪装成第四,第五主力团,向虞师通讯?或者是说伪装成虞师,向第四第五主力团通讯?”

    老张想了想道:“理论上都是可以的,只是很容易被对方的通讯系统发现。”

    韩征笑道:“他们发现不发现不要紧,咱们这边儿只是起到一个干扰的作用,只要那虞啸卿心底生出些质疑就足够了。”

    “是,团长,你需要我们怎么做?”

    “你就这样,这样……”韩征坏笑道。

    ………………

    一场相对简陋的信息战似乎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虞师师部通讯系统首先向第四第五主力团发去了质疑,质问第四,第五主力团为何还没有及时返回虞师驻地。

    龙文章和阿译解释说,是在返回虞师驻地的过程中遭遇伏击,被敌军所迫,现在退守在齐庄附近。

    可不久之后,虞师的通讯系统又收到了似乎是来自第四,第五主力团的一条通讯:傍晚时分队伍便可抵达虞师驻地。

    第四,第五主力团则是同时收到了一条似乎是来自于师师部的通讯:

    今夜十点左右,若是还见不到你部人马,以叛敌论处。

    当天傍晚,“第四,第五主力团在昏暗的暮色下返回”,通讯消息早就传到虞师师部去了,虞啸卿让海正冲率领一个营的队伍亲自去迎接。

    而这支所谓的第四第五主力团的队伍,其实就是韩征一行。

    韩征动用了绝对伪装卡,又借助暮色遮掩。

    双方接近到不足三十米,海正冲一行都没能发现韩征一行的破绽,突然出手的独立团轻松地打了海正冲一个措手不及。

    最终海正冲的一个主力营丢盔卸甲撤退,差点全军覆没,就连海正冲都险些牺牲。

    最让海正冲心惊胆战的是,他似乎听到了韩征下令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直接击溃了海正冲所有的心理防线。

    而韩征一行在伪装成第四,第五主力团的部队偷袭了海正冲的主力营之后,便直接选择了撤离。

    消息传回虞师师部,海正冲激动之余,像是精神都有些失常了似的,“是他,是他,韩征,他没死,他就在咱们的敌军队伍当中。”

    “师座,那韩征没死啊,龙文章和林译等人是跟他一路打回来的,他们肯定也跟着叛逃了!”

    张立宪质疑道:“韩征明明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你亲眼看到他了?”

    “没有……但我听到了他的声音,那声音一定没错,就是他的声音。”海正冲坚持道。

    张立宪狐疑地看了看海正冲,他觉得海正冲是出现幻听了,要么就是为自己的主力营一个照面下就溃败而找借口。

    “师座,你相信我,真的是他!”海正冲焦急道。

    就在这时,虞师通讯部的通讯兵忽然来汇报道:“师座,我们截取到另外一道电台信号,似乎用的是咱们的密码,他们刻意伪装成了第四,第五主力团的电台信号。”

    “内容?”虞啸卿道。

    “计划成功、近日探讨收编事宜,哦,还有一句,好像是说韩教官也在。”

    轰隆——

    这道信息无异于晴空霹雳,直接在虞啸卿的心头炸响,原本有些颓靡的海正冲忽然像是活跃了过来,激动道:“师座,这回您信了吧!那韩征还活着,龙文章和林译等人早就跟他串通一气了,先前我的一营被冒充成第四,第五主力团的队伍偷袭,就是他们合计出来的轨迹,甚至有可能那就是龙文章和林译的队伍。”

    ……虞啸卿的心有些乱了。

    原本随着韩征牺牲的消息传来,南天军叛变,虞师便力量大损,紧接着第一,第二主力团被击溃,俞大志被俘虏,直到阿译率领着第五主力团站了出来,拿下牛家村,这才让虞啸卿稍稍缓了口气。

    他甚至在想,就算没有了韩征,至少还有龙文章,还有阿译和孟烦了。

    可现在看来,就连虞师这最后几员有真才实学的大将似乎也要投诚到敌方阵营去了。

    虞啸卿有些惊愕,更多的是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禅达的民众在他虞师的庇护之下,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却要勾结敌军甚至掩护着敌军潜入禅达!

    难道真的是民心向敌吗?

    ……

    齐庄。

    一切的计划都挤在了这个夜晚,韩征故意分散队伍,露出破绽,龙文章和阿译立马抓住机会,率领第四第五主力团队伍从齐庄撤离。

    晚上十点左右,第四,第五主力团在龙文章和阿译的率领下抵达虞师驻地外围。

    并同时通过电台向虞师师部传达通讯,表明第四,第五主力团的按时回归。

    虞师师部。

    海正冲恨得咬牙切齿,“师座,这些叛徒居然还敢回来,真当我们是泥捏的,我这就率领我第一主力团杀过去。”

    唐基补充道:“张立宪,你第二主力团也跟着一起去,铲除叛徒。”

    张立宪没有急着答话,他总觉得这里边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他看向虞啸卿,只是虞啸卿此刻还在犹豫不决当中,并没有开口。

    唐基又催促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呀!”

    “是。”无奈之下张立宪只得应声。

    夜幕下。

    双方临近,龙文章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海正冲便直接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这一次轮到龙文章和阿译等人猝不及防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眼见着都到了自家的驻地了,居然会被偷袭。

    “海团长,我是龙文章,我是龙文章啊!”

    听见海正冲声音的龙文章扯着嗓子大喊。

    那边的海正冲却是咬牙切齿地骂道,“龙文章你个叛徒,老子杀得就是你,打,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

    龙文章:“……”

    海正冲和张立宪的队伍骤然突袭之下,第四第五主力团的伤亡迅速扩大,无奈之下,龙文章和阿译只得率领队伍撤了出去。

    一直到战斗结束,海正冲心底的怒火似乎发泄了不少,张立宪却是一脸困惑,“老海,情况似乎不太对劲儿,对方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

    “那就对了,这些狗日的叛徒,还有脸朝咱们还手呢?”海正冲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对方都没有出手,会不会是咱们误会了?第四、第五主力团并不是咱们想象的那样,他们并没有叛变。”

    “放屁,那是因为咱们出手的够快,要不然情况就要反过来了。”

    张立宪无奈,既然情况已经发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逐渐远离虞师驻地的第四第五主力团士兵们则是和他们的团长龙文章,阿译等人一般的郁闷。

    这眼见着到了自家门口了,居然被自己人给偷袭了。

    “那海正冲说我们是叛徒,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孟烦了感到不平。

    龙文章无奈道:“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但这里边一定有什么变故。”

    正说着,道路两旁忽然枪声大作,炮火齐鸣。

    早就预料到龙文章一行遭遇的韩征居然又率领着独立团来打伏击了。

    一番雷声大雨点小的战斗过后,心灰意冷的第四第五主力团被围困在了一座无名的山头上。

    次日黎明,天亮之后,第四第五主力团的士兵们原本就没有携带多少日的口粮,当真是又累又乏。

    再加上韩征一行将他们围困在大山上,虞师驻地又将他们当作了叛徒,当真是走投无路。

    一大早,拿着大喇叭的张大虎开始苦口婆心的劝降。

    紧接着李连胜,迷龙,不辣,要麻这些老兄弟们也一个个出面劝说龙文章三人投诚。

    山头上。

    尽管心灰意冷,但心底骄傲的龙文章,阿译,孟烦了三人并没有投降的打算。

    但三人其实很清楚,在这样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第四第五主力团的士兵们早就打起了退堂鼓。

    毕竟现在的情况摆在这里,不投降能怎么样?

    被困死在这大山上,虞师的人马都把自己一行当作叛徒了,还坚持什么呢?

    人家八路军优待俘虏,投诚更是另算,为什么不选择投诚呢?

    就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当韩征从独立团队伍之中,现身在龙文章和阿译等人的视线中时,这一切的僵局都被打破了。

    孟烦了三人是瞬间恍然,原来之前的一切都不是错觉,从始至终他们的对手居然就是教官韩征。

    孟烦了的嘴角露出了苦涩。

    阿译原本决定成仁的心思也立马就淡了。

    龙文章在山上又蹦又跳,扯着嗓子骂道,“老韩,你个混蛋,我就知道你没死,我们就是死完了你也不会死,你这回可是把我们给坑惨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虞啸卿那边儿会把我们当叛徒,八成也是你搞的鬼吧?”

    “知我者,龙文章也。”韩征大笑道,紧接着对第四第五主力团的士兵们说道,“第四,第五主力团的兄弟们,我是韩征,老子一向说话算数,一口唾沫一个钉,你们应该都听说过。

    现在我把话放这儿了,诚心想加入我们八路军,干革命,真心为国为民,为了军人的荣耀的,那就放下武器走下来,加入我身后的阵营。

    实在是不愿意加入我们八路军的,那也放下武器走下来,我放任你们离开,不管是返回虞师也好,还是去其他地方也罢,我绝不拦着。”

    声音落下,第四第五主力团的队伍里开始出现骚动。

    但并没有立马放下武器投降的士兵。

    直到苦笑着的龙文章和阿译分别下令。

    “兄弟们,八路军的韩团长说的没错,我们尽人事,听天命,现在已经到了这份儿上了,选择权在你们自己,我们绝不拦着。”

    随着龙文章开口,第四第五主力团的士兵们这才纷纷放下武器,选择投降下山。

    其中大部分的士兵选择了投诚八路军,还有一部分则是选择离开,从始至终都没有愚蠢到选择返回虞师的。

    龙文章,阿译,孟烦了三人是最后下山的,韩征在他们的肩膀上分别拍了拍,“兄弟们,对不住了,不要怪我,总有一天你们会感激我替你们做出的决定。”

    孟烦了苦笑着问道:“教官,看来这一切都是你谋划好的,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决心投身八路军的?”

    韩征笑了,“如果说是志向的话,从一开始我和八路军就是一路人,如果说什么时候下定决心的,是在认识了世航大师一行之后。”

    时光似乎返回到了当年突击队在南天门上救孟烦了父母的那趟行程。

    孟烦了慢慢露出释然的笑容,“既然如此,教官,我们又可以一起并肩作战了。”

    始终不愿意与自己人开战的龙文章摊了摊手,“我就是个管军需缝袜子的,你们别看我。”

    “阿译呢?”

    “我,党……国……”

    “阿译,实现你人生价值的并不是迂腐,是变通,是找到一条真正的光明大道,不要再一错再错下去了。”韩征诚恳道。

    阿译木然,陷入思索。

    半晌之后,阿译像是醒悟了过来,缓缓点了点头。

    ……【叮,成功劝降虞师第四,第五主力团5200人,共获取2400军功。】

    【拥有军功:83325】

    【累积军功:212825】

    【叮,累计军功达到晋级标准,军衔晋升为中校,军工转换率三分之一。】

    【叮,累计军功达到20万,随时可以通过死亡方式进入下一副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