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奥术轨迹 > 正文 第249章:女精灵的八卦
    难以想象在长老院这么严肃的地方,会有一个作为举办舞会的场地。

    或许也只有把安逸享乐和歌舞升平写入骨子里的高等精灵,才会干这种事情。

    承平数千年,寿命悠长,物资充沛,能量无尽,外出无望。

    有这些条件存在。

    也不能怪高等精灵们集体堕落的这么快。

    长老院的舞会大厅,大厅左侧是音乐台,一支奥伦多不认识的精灵乐队整装待演奏。

    乐队配置,奥伦多多看了几眼,典型的管弦乐队,只能说各个世界,智慧生物欣赏美的感受是一样的。

    大厅右侧是屏风隔开,沙发围成的一个个休息区,不少精灵在那里休闲聊天。

    姨母索兰莉安,就在其中一个区域,和两只女精灵聊天。

    其中一只女精灵的气息,奥伦多还算熟悉。这只女精灵可以算是他的属下,在达拉然为肯瑞托工作,名字叫泰蕾斯塔。

    泰蕾斯塔在银月城是个小名人,有着强大的奥术天赋,年纪轻轻在第1个百年就被赋予魔导师之名。

    不管是达拉然还是银月城,能被称作魔导师的法师,都是法师中的佼佼者。

    所谓魔导师,是魔法导师的意思。只有在奥术的领域做出创新,能够当其他奥术师的老师,才能被尊称为魔导师。

    泰蕾斯塔据说在奎尔萨拉斯创造了一种冰、火、奥同时使用的方法,能使这三种塑能法术伤害更强,因此被奎尔萨拉斯官方赋予这个荣誉。

    某种程度上,泰蕾斯塔这位女精灵的法师之路和奥伦多其实有点像。

    她在塞弗罗萨学校任教,什么都懂一点,什么都教。

    以前奥伦多充当的那个万金油老师角色,在他忙得很没空以后,一直都由泰蕾斯塔这位索兰莉安的好友负责。

    她走的法师之路,和奥伦多的“全知全能”有点相似。

    奥伦多知道姨母和这个泰蕾斯塔魔导师关系很好,在学校里经常来往。

    想了想,他也就暂时没去打扰姨母和闺蜜朋友的聊天。

    等会再去找她。

    他却不知道,这时候他的姨母其实正在后悔中。

    后悔让他来参与这场舞会。

    “难以想象。议会和王室居然会这样大动干戈。看看吧,今天晚上整个奎尔萨拉斯最精华的一批年轻精灵,都在这里了!”

    索兰莉安和泰蕾斯塔,还有另外一名女精灵,保持着高等精灵贵族淑女端庄的仪态,坐在沙发上喝酒聊天。

    说话的精灵,就是那个和她们一起的女精灵,她的名字叫卡波妮娅。

    “萨罗纳,德拉希尔,晨行者,黎明之星,日翼,黎明之刃,日蚀。”

    “最强大荣耀的七个法师氏族,来了30多个成员!而且你们注意到了吗?里面有20多个是女的!”

    “其他氏族和家族,来的也都是他们最美丽或者最厉害的年轻精灵!”

    “有小道消息说……”卡波妮娅在两位朋友面前,压低了声音:“这些精灵都为一个半精灵而来!他们的氏族希望她们或者他们,能得到那个半精灵的青睐!”

    “只因为那个半精灵是人类法师的领袖!据说还是个大师,那么年轻的大师!”

    “索兰莉安和泰蕾斯塔,你们都在人类那边甚至为人类的法师组织工作,你们和那个半精灵大师熟悉嘛?”

    卡波妮娅最后好奇问道。

    “……噗嗤”

    泰蕾斯塔忽然笑了出来。

    回应她的是卡波妮娅好奇的眼神和索兰莉安铁青的俏脸。

    “你笑什么?”

    卡波妮娅不满问道。

    “没有。我没有笑。”泰蕾斯塔不承认。

    “你明明笑了!而且笑得很大声!”

    “……真的没有。如果有的话,那可能是我家里养的小鹿生小小鹿了。”

    “什么意思?你家里养的小鹿生小小鹿,有什么好笑的?”

    泰蕾斯塔:“没什么好笑的。所以我刚才没有笑,真的。”

    卡波妮娅胡疑的看了一下泰蕾斯塔,没怎么注意到安静的索兰莉安的脸色。

    原本奥伦多的小姨妈,在她的闺蜜群中就是话比较少的存在。偶尔不说话,卡波妮娅也没在意。

    三个女精灵都是从属于逐日者家族的王党,她们从小就在一起玩,长大以后同时都在为逐日者工作。

    是同僚又是闺蜜,关系都很不错。非要较真的话,彼此之间还是亲戚呢。

    有这么多层关系在。

    卡波妮娅对上她们两个,说话也就比较随意。

    不像在对其他女精灵的时候,还需要考虑一下,要注意自己的仪态和形象。

    因此,美丽的女精灵,继续用一种很八卦的语气说:

    “事情很明显了!银月议会的寡头们想要让人类那边的那位半精灵大师,成为他们氏族的女婿!”

    “为此他们愿意付出自己家族的女儿或者儿子,只要那个半精灵大师愿意,随他挑选!”

    “好恶心啊!儿子都能送出来了!不过我听说,有很多精灵就好这一口!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王子殿下身边的罗曼斯和萨拉德雷经常一起睡觉!”

    “嘿!也不知道那个半精灵大师像人类多一点还是像我们精灵多一点!像人类多一点的话还好,估计会挑个大氏族的大小姐。要是像精灵男多一点,挑一个男精灵的……”

    “噗嗤!”

    卡波妮娅话没说完,泰蕾斯塔再次大声笑了出来。

    卡波妮娅:(#`皿′)

    就很生气!

    可以等我八卦完了以后再笑吗?!

    “这回又是什么借口?你为什么要突然这样笑?这回难道是你家的小小鹿又生了小小小鹿嘛?”卡波妮娅不爽地道。

    她最近看多了几本女精灵小说家写的小说,对某种CP非常感兴趣,很好奇。

    所以会这样八卦,结果八卦到一半被闺蜜连续打断。

    不爽.jpg

    泰蕾斯塔:“没有。我忽然想起今天出门的时候,看到了路边一朵野花开了,想笑。”

    卡波妮娅:ヽ????д?????

    这和笑有什么关系?路边的野花开了你为什么要笑?又不是你这朵花开了!

    “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能好好聊天了!泰蕾斯塔!”卡波妮娅有点生气的说。

    今天的泰蕾斯塔有点不正常,她平时可不会这样笑的。索兰莉安倒是很正常,还是一样的不爱说话。

    不过亲爱的索兰莉安看起来脸色有点差,是因为刚从人类那边回来,吸收太阳井能量太多有些不适应吗?

    听说亲爱的索兰莉安在人类那边还当上了领导,我要不要也和家族申请一下,去人类那边看看。

    反正泰蕾斯塔和索兰莉安都在那边,还有一个传奇一般的半精灵大师值得,尊敬的王子殿下也在那边。

    可以考虑。

    “好。好。我不笑了。”卡波妮娅在想事情的时候,泰蕾斯塔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偷偷看了一眼闺蜜——索兰莉安气得嘴唇颤抖呢。

    哈哈哈!泰蕾斯塔心里发笑,继续逗不知内情的卡波妮娅:

    “你的这些小道消息准确吗?那些高傲的老家伙,怎么会舍得让他们的后代来和不是精灵贵族的存在交往?”

    “不会是他们氏族里的歪瓜裂枣,故意弄过来丢给那个半精灵大师挑选吧?”

    “不可能!”

    卡波妮娅声音娇柔,语气却斩钉截铁:“马尔兰·萨罗纳,萨罗纳氏族族长的大小姐,这是歪瓜裂枣吗?”

    “不是。”

    “德拉希尔氏族的族长大儿子,达尔坎·德拉希尔,这是歪瓜裂枣吗?”

    泰蕾斯塔好奇:“关达尔坎·德拉希尔什么事情?他是个男的。”

    “我前面不是说了吗?男女都有,任由半精灵大师挑选!”卡波妮娅理直气壮的道。

    “噗嗤!”

    爆笑X3。

    泰蕾斯塔再次没忍住。

    卡波妮娅出离愤怒了。

    要不是这里是舞会现场,周围有很多客人,她都要跳过去撕闺蜜的嘴了!

    三次了!打断她的八卦之心三次了!就不能好好让她八卦完吗?

    而且她说的是八卦!

    不是笑话。

    干嘛要笑成这副样子?

    卡波妮娅气的声音都尖了:“泰蕾斯塔!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你再这样子,我要出去和你决斗了!”

    “哈哈哈~”

    泰蕾斯塔笑的花枝招展,腰软凶颤,试图趴在索兰莉安身上,被后者推开。

    后者美丽的脸上已经满是杀意,生气中并且注意力全在泰蕾斯塔身上的卡波妮娅没有注意到,泰蕾斯塔注意到了。

    好闺蜜还想挑事,故意说:“卡波妮娅,那么你认为,那位半精灵大师会喜欢男精灵还是女精灵。站在你的角度,你认为呢?”

    卡波妮娅看她愿意捧哏,这才没那么生气了,做出思考的样子,想了想回答:“我觉得……”

    “够了!”

    再次推开试图趴到自己身上的泰蕾斯塔,索兰莉安终于冷声出口。

    她不能让无知的卡波妮娅继续说下去了。

    再让她说下去,自己亲爱的恋人都要成什么样了?

    “呼……”

    深深吐出口气,在卡波妮娅无辜诧异的眼神中,索兰莉安想干脆挑明自己和奥伦多的关系。

    这时,刚好门外唱名的精灵侍从喊起了:“肯瑞托议长,达拉然领袖,人类子爵,奥伦多·塞弗罗萨大师!”

    话刚准备出口的索兰莉安一怔,一直在笑的泰蕾斯塔也为之一顿,不知道好闺蜜为什么生气的卡波妮娅也听到了。

    “咦?这个名字,这个头衔!那位半精灵大师到了!”卡波妮娅开口道。

    就在此时。

    又是三个唱名声响起。

    “风行者家大小姐,奎尔萨拉斯游侠将军,奥蕾莉亚·风行者!”

    “风行者家二小姐,奎尔萨拉斯游侠领主,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风行者家三小姐,温蕾萨·风行者!”

    声音落下。

    泰蕾斯塔“咦”了一声。

    “她们怎么会来?这三只女精灵,向来自诩高洁之花,很少参与我们这样舞会的。”

    卡波妮娅怔怔道:“不会也是为了那个半精灵大师来的吧?而且还前后抵达,这是约好一起来的吗?”

    索兰莉安听了。

    心里开始后悔。

    我干嘛要让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