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鉴宝天师 > 正文 第113章 我要是不给呢?
    可惜。

    轰隆…

    阴云积压,天雷震荡!

    孤风裹着重重凉意,自身后不断吹打。

    山雨欲来风满楼。

    江凌云停下,谨慎的四下瞭望。

    眸子逐渐睁大!

    山谷附近,皆是毒气,冷风吹袭之下,说不得会进入谷底。

    万一下雨…

    只怕自己要被困在此处,活活被毒死!

    一念及此。

    唰!

    江凌云拔足狂奔!

    轰隆。

    惊雷滚滚,当头响彻,似天公动怒。

    劲风乍起,如天神临世,要将地皮也连根拔起!

    江凌云汗流如注。

    “天威难测”!

    时间不多了,万一被困住,可说必死。

    沿着登天梯原路返回,重重毒雾,已扑面而来!

    “唔…”

    江凌云捂住口鼻,额头尽是冷汗,一颗心狂跳不止。

    不过。

    也许是造化使然,亦或山谷主人,刻意留下了一条生路。

    狂风大作之际…

    层层毒雾中,竟有一条小小的间隙!

    “走!”

    来不及多想,江凌云脚下发力,瞬间如离弦之箭,沿着那条肉眼难辨的间隙,全速逃亡。

    尽管如此。

    毒气被狂风吹的偏离原位,其他机关,反而更难避开。

    嗖!

    江凌云脚下轻点,身如鹅毛,离地而起。

    脚下,沼泽地塌陷,露出森森白骨,十余道利箭角度刁钻,奇速扎了进去。

    背后噼啪作响!

    想来。

    那些骨头,要被射的稀巴烂了。

    再往前,还有铁墙、迷魂阵等,江凌云发足逃命,一次次险死还生。

    终于…

    堪堪逃出了机关地带!

    “呼,呼…”

    劫后余生,江凌云大口喘息,仰头倒在荒草中,累的虚脱。

    哗啦。

    冬雨倾盆洒落,像一颗颗豆子,噼啪打在脸上。

    江凌云一阵后怕。

    幸亏有透视眼,否则哪怕知道生路,在这种天气,也只有死路一条。

    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可笑的想法。

    “谷主人…”

    “会不会,是被自己的机关玩死的?”

    江南水乡,下雨再常见不过。

    再说…

    什么地方不刮风?

    可天气上的丝毫差池,就会令整片机关地带,发生不可预料的变化。

    那山谷主人,死在自己的机关之下,也不是不可能。

    “算了。”

    江凌云哑然失笑,随后摇摇头,冷雨中起身,沿原路返回。

    天气,总有好起来的时候。

    山谷中的其他玄机,下回在看吧!

    …

    翌日。

    锦绣山河别墅区,江凌云从梦中苏醒。

    昨晚。

    从山里回来时,已经太晚,他筋疲力竭,顾不得其他,就倒头大睡。

    醒来后。

    江凌云归还了车钥匙,至于那一麻袋衣服,倒没给王恩泽。

    清刚匕…

    相传,为千年寒铁打造,千锤百炼,削铁如泥!

    用来防身,再好不过。

    古代的衣服,按理说早该风化,根本无法保留至今。能让质孙服千年不腐的奥秘,定然还在衣服上。

    至于郭天叙的帅印…

    这种东西,的确能卖出天价!

    但在此之前,他还想仔细研究,也许会发现什么秘密,也说不定。

    “那行。”

    “江兄弟,我先回去忙了。”

    “有事打电话!”

    稍作休整,吃完午饭,王恩泽把江凌云拉到鉴宝阁路口,驾驶着破破烂烂的松花江,苦笑着离开。

    “哎哟?”

    “大伙快瞅瞅,谁啊这是?”

    刚下地,周围文玩店的老板,接连聚集过来。

    满脸讥诮,口中尽是戏谑。

    “江凌云…”

    “你不是关门跑了吗,咋还有脸回来?”

    “大伙别笑。”

    “他斗不过咱们,可能想过来取取经,学习经营之道呢!”

    老板们有说有笑,三言两语,全都乐成一团。

    江凌云不予理会。

    自顾转身,去开鉴宝阁的卷帘门。

    可刚掏出钥匙。

    唰!

    身后的李老冒,冷不丁伸出手,作势要把钥匙夺去。

    “拿来吧!”

    “哼。”

    江凌云的右手,电般撤了回来!

    李老冒抓了个空,愣在原地,眼前景象忽然倒转。

    脸颊已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啪。

    江凌云一记耳光,打的他原地转了半圈。

    “干什么?”

    “你,你…”

    李老冒吓的不会说话,怎么也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挨了一巴掌。

    “哈哈!”

    嘲笑声四起,他老脸通红,再次瞪大眼睛。

    “江凌云…”

    “店都倒闭了,你还能耐个啥?”

    李老冒大叫着。

    “这个门脸也跟你没关系了,滚!”

    嗯?

    江凌云惊怒!

    眸光如刀,自众人脸上扫过。

    所有人…

    笑容霎时僵住!

    “门脸是我租的。”

    江凌云低喝。

    “合同还没到期,谁说跟我没关系?”

    “这…”

    众人相互对视。

    但很快,嘲笑声再次响起!

    “傻哔!”

    李老冒指着江凌云的鼻子,笑的挤出了眼泪。

    “就你有合同?”

    “房东不愿意租给你,明白不!”

    江凌云微怔。

    难道…

    “这间底商,是对面技校的吧?”

    有人大声奚落。

    “人家校长说了,合同作废!”

    “以后…”

    “就卖给韩总了!”

    韩雪萍?

    江凌云忍不住望向安市汽修学院。

    满腔怒火,似要溢出天灵盖!

    文丰…

    又坏我好事!

    堂堂一校之长,竟然胡乱使用手中权力,以公谋私。

    算什么校长!

    但他还是忍住了。

    眼下,实在不宜再树敌。

    江凌云捏紧拳头。

    等阮家老太,过完八十大寿…

    再找他算账!

    “傻眼了?”

    李老冒笑罢,捂着脸颊,上下打量江凌云。

    嘴里嘿嘿直笑。

    “江凌云,我们也是替人办事,冤有头债有主,有事你找别人去。”

    “至于钥匙…”

    他努努嘴,朝江凌云摊开手。

    “该给我了吧?”

    其他老板好整以暇,悠然自得的望着两人。

    “什么鉴宝天才,我呸!”

    “当初在鬼街,还装模作样,知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谁?”

    “丧家犬…”

    两月前。

    江凌云重生现世,一夜之间,在安市古玩界声名鹊起。

    但…

    也让鬼街的颜面,荡然无存。

    他们恨!

    江凌云的崛起,意味着他们没有生意可做,更要紧的是,鬼街全国知名。

    如果不打压江凌云。

    将来事情传出去,鬼街岂不要被全华夏看笑话?

    李老冒怒视江凌云:“愣着干嘛?”

    “给我钥匙!”

    其他人,同样施压。

    “江凌云,你可以走。”

    “钥匙必须留下…”

    “不交出钥匙,就别想走!”

    江凌云却微微一笑。

    “我要是不给呢?”

    他扫视在场众人,眉眼皆笑。

    这短短片刻…

    已然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