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这个游戏不一般 > 正文 第714节 强悍的馗尊者
    之前还混沌一片的局势,现在已经变得明朗了。

    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树祖,实在是太强了,三大妖尊不是它的对手,一死二逃,人类的元婴修士自然也不是它的对手。

    有的元婴修士已经离开了,比如那游方老祖,比如那玉上人,他们这是彻底放弃了对于那枚人参果的争夺了。

    那些没走的元婴修士,一退再退,与那株人参果树之间已经隔着数十里的距离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差不多也算是放弃了。

    这树祖实在是太强了,没有哪个元婴修士敢与它为敌。

    区区一个人参果,还不值得他们去拼命。

    局势已经很明朗了,却不是肖执想要的那种结果。

    之前的三方对峙,他还有希望,现在,树祖一家独大,他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肖执站在了一座大雪山之巅,任由凛冽的风从他身上吹过,任由自高空落下的雪花,穿过他的身体。

    他现在算是人类里面,距离那株人参果树最近的了,距离它只有十几里,不到二十里。

    除他之外,距离最近的是馗尊者,距离人参果树差不多三十里远。

    千幻老祖与云沧子,后退了差不多五十里远。

    神门太虚一脉的那两位尊者,与人参果树之间,隔了差不多百里远。

    这时候,肖执从前方收回了目光,慢慢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这枚人参果对那些元婴大修而言,只是一枚还算珍贵的灵果而已,可以用来赏赐给后裔门人,可以用来与人做交易,得到了固然欢喜,哪怕没得到,他们也不会太过在意,他们是不可能为它拼命的。

    肖执不一样,他是真的需要它!

    可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无奈,不甘与愤怒,种种情绪充斥了肖执心间,又被肖执给强行压了下去。

    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枚对他来说极为重要的人参果,在成熟了之后,被那树祖给摘走。

    他不能去争,也不能去抢。

    那些元婴大修慑于树祖的威势,都已经退走了,他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若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结果绝不会比那头死去的水蛟好到哪里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距离人参果成熟,只剩下最后的1分钟时间了。

    虽然知道这枚人参果已经与自己无缘了,肖执仍不甘心离开,仍然站在了雪山之巅。

    神隐状态下的肖执,没人能够看到他,那树祖应该也不曾发现他。

    距离人参果成熟,只剩下最后的30秒钟时间了,肖执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冲动来。

    神隐状态下的他,隐身效果就连那些元婴修士都难以看穿。

    他们不是看不到我么?我何不靠着这种隐身状态,偷偷的潜过去,在那枚人参果成熟的刹那,摘下这枚人参果,然后通过鲲人的天赋技能,定位标记物,传送去往那条厚实冰层之下的地下河?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在肖执的脑海中长成了一株大树!

    只是很快的,肖执就强压下了这个念头。

    这么做虽然有着一定的可行性,可实在是太冒险了,过程中但凡出现一点意外,但凡有一丁点的失误,他就得完蛋!

    太危险了。

    这样的险,不值得去冒。

    说句不好听的,与其这样冒险,还不如直接就去找地方渡天劫,这么做的成功率肯定还能更高些。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距离人参果成熟,只剩下最后的10秒钟了。

    还有7秒……6秒……5秒……

    变故在这一秒发生了。

    飘在馗尊者身边的王九峰,发出鬼啸声,化作了一轮黑日往前冲去!

    紧随其后冲出去的,是馗尊者。

    馗尊者在这一刻出手了。

    他的突然出手,出乎了肖执的意料,也出乎了其他元婴修士的意料。

    这一刻的馗尊者,身形变得异常魁梧,皮肤变得青紫,身披黑色蛟龙袍,青面獠牙的脑袋上,带上了帝王才有的冠冕。

    馗尊者又化身为了鬼皇,身上的阴气冲天,令周遭的天色都变得阴沉了许多。

    这一幕,就发生在了肖执的面前。

    短暂的惊愕过后,肖执心中便被感动填满。

    馗尊者这也……太够意思了吧?

    感动过后,便是焦急。

    这树祖强大无比,三大妖尊联手战它,都战不过它,一死两逃,馗尊者只是一名元婴中期的修士,他这么冲过去,就是在送死啊!

    若馗尊者因为他的缘故,死在了那树祖的手中,他估计得愧疚很久很久。

    这时候,肖执也顾不得其它了,他运起真元力,吐气开声,大喊道:“尊者!我不要这人参果了,你赶紧回来!”

    肖执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方圆数百里的区域。

    听到肖执声音的元婴修士,面色都是变了变,齐齐看向了肖执所站位置。

    要不是肖执主动出声,他们都不知道那里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真是好高明的隐匿类神通!

    对于肖执的喊声,馗尊者却是置若罔闻。

    “人类,你这是在找死!”怪异而又苍老的声音愤怒道:“杀了你!”

    树祖被激怒了,它的周身,原本已经消停了的那些枝叶,又开始如群魔般乱舞!

    数百根绿枝,就像是数百根利剑般,呼啸着刺破了空气,迎向了王九峰。

    更多的绿枝,则是绕到了后方,从后方包抄向了王九峰。

    很快的,绿枝便与王九峰所化黑日接触了,这些绿枝被黑日所腐蚀,肉眼可见的枯萎,却有更多的绿枝如利剑般刺了过来。

    王九峰终究只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他所化身的黑日,眨眼就被铺天盖地刺过来的绿枝给刺穿了,又有无数绿枝缠住了这黑日。

    很快,黑日就被铺天盖地般的绿枝,给吞没在了其中。

    这一刻,馗尊者的身影悬停在了那些绿枝的极限攻击距离之外,在他的身前,浓重的阴气如同实质,于空中凝聚出了一道繁复异常的阵纹图案。

    轰隆隆声响中,一座沉重古朴的大门浮现了出来!

    这是一座可以通往地狱世界的恐怖鬼门!

    这古朴大门并没有如之前那般被缓缓打开,而是一凝聚出来,就被一股强烈的阴气牵引着,狠狠向前砸了过去!

    它似有千万吨的重量,轰隆隆,空气似乎都被它给碾碎了,那些企图阻拦它的树枝树叶,都被砸了个稀碎,根本就无法阻拦住它。

    树祖发出了刺耳的尖啸,更多的树枝树叶向着这边涌了过来。

    有碧绿的光芒如水般从它身上涌出,那些被黑日腐蚀,那些被鬼门砸碎的残枝断叶,在这碧绿光芒的浸润下,迅速便恢复了原样。

    这些被修复的树枝,再次涌了过来。

    鬼门被缠住了,至于化身为黑日的王九峰,更是已经被树祖那些如同触手般的枝叶,给缠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树球了。

    从这树球之中,忽然传出了王九峰那如同鬼啸一般的嘶吼声:“爆!”

    轰的一声,王九峰自爆了。

    元婴修士的自爆,威力大到恐怖,令这片天地都为之震颤了一下,隔着十数里,肖执都感觉耳膜被震得生疼。

    树球当场就被炸碎了,滚滚黑烟涌出,残枝断叶乱飞。

    王九峰的自爆,波及了方圆一大片的区域,树祖的大量树枝被波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萎、腐朽了。

    就连那弥漫树祖周身的绿光,也就是树祖的领域,也变得不稳定了。

    王九峰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以常规方式来战斗的话,对这树祖几乎造成不了什么威胁,能威胁到树祖的,唯有他的自爆!

    几乎是在同时,又是轰的一声响,刚刚才被绿枝缠住的鬼门也炸开了,它的爆炸威力,比起王九峰的自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接连两次的大爆,炸毁了树祖身上大量枝叶,令萦绕在它周身的那片绿光,剧烈波动了起来!

    远处,之前被肖执的喊声吸引了注意力的那些元婴大修们,这时候已经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这一场馗尊者与树祖的大战上面了。

    树祖的恐怖与强大,众元婴是看在了眼中的。

    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不怎么显山露水,名声不显的馗尊者,战斗的时候一旦拼起命来,竟然也这么的凶猛!

    “这个馗老鬼,还真是一个疯子。”千幻老祖飘在空中,表情复杂中带着一丝忌惮。

    他的身后,吕重脸上的表情同样很复杂,他飞快瞟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师祖,心里面有些泛酸:别人只是同门的长辈而已,为了门下弟子就敢如此的拼命,反观他这位师祖呢,这可是师祖啊!却一直犹犹豫豫的畏缩不前,就在一边打酱油,看好戏,这差距也太明显了吧?

    吕重心里泛酸,赵言心里面同样也在泛酸,看看人家的师门长辈,再看看自己的,真的是……

    “鬼奴自爆了也就算了,反正维持不了多久,就连鬼门也自爆了,馗老鬼这是在自毁根基啊。”同为神门尊者的玄成尊者身形飘在空中,遥看着前方,嘴里虽在叹息着,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

    “啊!人类!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树祖的那苍老怪异的尖叫声,响彻了整片天空。

    树祖这时候已经是出离愤怒了!

    两次大爆,换做是一般的元婴初、中期的修士,估计已经被炸得魂飞魄散了,哪怕是元婴后期的强大修士,也会被炸得重伤,炸在这树祖的身上,却没看到多大的效果,只是炸毁了它小半的枝叶,令它的领域变得了不稳定,将它给激得出离愤怒了而已。

    出离愤怒了的树祖,将扎根于冰雪地里的根须重新拔了出来,巨大的枝干往前倾,那些完好的树枝,弥漫着绿光,就像是一片绿色的海潮一样,呼啸着涌向了馗尊者。

    化身为鬼皇的馗尊者,身形往后飞退,速度却是不如那些绿枝快,很快,他的身体就被一根根如针一般的绿枝给刺成了马蜂窝,这些刺穿他身体的绿枝一搅,就将他的身体给绞了个四分五裂!

    见到这一幕的肖执,双眼瞪大,心里面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馗尊者……就这么死了?

    不,被树祖撕裂的那副身体,不是馗尊者的,应该只是他的一具替死分身,这从那些被撕裂的身体碎片的一些细节上,就能看得出来。

    他心中才刚一冒出这个念头来,馗尊者的身影,就在距离树祖大约千丈外的空中浮现了出来,依旧是一副鬼界皇者的打扮!

    随着他的身影浮现,那一片绿色的海潮,又向着他涌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参果树上结着的那枚人参果,终于成熟了。

    人参果成熟的刹那,金色的光芒直冲云霄!一股浓郁的果香散发而出,沁人心脾!

    金黄之中透着红的人参果,摇晃着从人参果树上掉了下来,它似有灵智一般,之前还是一副盘腿而坐的形象,在往下掉落的时候,它便不再盘腿了,手脚都伸展开来,作出了一个跑路的动作,欲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也就是在这时候,有上百根细枝冒着绿光,向着这边伸了过来,缠向了这枚人参果。

    树祖怒归怒,却始终没有忘记这枚人参果,人参果一成熟,它便将树枝伸了过来,准备采摘了。

    空中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十数道透明鬼影浮现,扑向了这些冒着绿光的细枝。

    从地里也钻出了几道虚幻透明的鬼影,扑向了那枚金光灿灿的人参果。

    这些幽魂,都是馗尊者提前准备好的一些后手,趁着树祖被馗尊者吸引了注意力时,慢慢潜伏了过来。

    人参果一成熟,它们便现身了出来,开始抢夺人参果!

    ‘好算计!’见到这一幕的肖执,不禁为馗尊者拍手叫好。

    这一招声东击西,馗尊者用的是真不错,不过,像这样的手段,也就馗尊者这样的元婴大佬能用得出来,他哪怕想用也用不出来。

    没那个实力,就算勉强用出来了,那也是找死。

    馗尊者的这一番骚操作,让肖执心里面重新涌起了一股希望。

    ‘馗尊者,一定要成功啊!’肖执又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在心里面暗自祈祷着。

    他实力微弱,能做的,也就只有为馗尊者祈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