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有后台 > 正文 第262章 【顾天涯和顾三娘的往事】
    顾天涯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走着。

    后面一队士卒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跟着。

    忽然顾天涯深深呼出一口气热气,像是叹息般道:“天真冷啊……”

    士卒们相互对视一眼,然后一个队率小心翼翼接话,顺着顾天涯的意思道:“您说的是,天气很冷。”

    顾天涯继续往前走。

    忽然又呼出了一口热气,像是没头没脑的问道:“她们更冷!”

    那个负责搭话的队率踟躇一下,然后才再次小心翼翼的道:“咱们这个地界,冬天就是这样,所有人都会冷,不止是那些汉家姐姐们……”

    这队率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但是您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冻坏任何一个姐妹。每座屋子都会配发火炭,每天都会到她们的房前探问十几次,一旦发现有人生病,我们立马就去喊人,道门那边派来很多擅长医治的道长,那些道长就住在不远处的百姓大营之中,随喊随到,医治病人。”

    顾天涯点了点头,道:“你们做的很好。”

    仅这一句夸赞,那队率顿时胸口一挺,后面那些士卒满脸荣耀,所有人一起大声道:“不敢辜负了您的苦心。”

    顾天涯再次点头,面色略略有些舒展。

    可是唯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对士卒们的表扬只是为了鼓励,唯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在意的不止是汉女会冻着。

    他刚才说了一句‘她们更冷’。

    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士卒们是无法明白的。

    汉女们的冷!

    比普通人多了一层。

    普通人在这种季节只有身体上的寒冷,但是汉女们却多了一层心灵上的寒冷。

    “呼!”

    顾天涯再次吐出一口热气。

    他目光看向眼前的无数坚毅房屋,他的眉宇之间再次压抑上了阴郁。

    他再次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着,似乎并没有一个确切想要探访的目标。

    ……

    这座汉女大营建立的比百姓大营要晚……

    所以也就导致了在建造之时越发的仓促……

    当初建立百姓大营的时候,尚是秋末冬初的那一段季节,虽然天气也已经冷了,但是至少没有滴水成冰,无论是开山伐木还是夯实地基,建房的步骤至少能保证有条不紊。

    而当汉女大营建造之时,天气已经变得寒冷肃杀,地冻如钢,手冷如僵,再加上当时第一批汉女马上就要被突厥人放归,一旦归来必然急需大量的住所进行安置,所以,只能抢工似的建房。

    这样建出来的房子岂能不简陋?

    百姓大营那边?至少都是木板搭建而成的房,而汉女大营这边,直接就是原木堆叠……

    啥叫原木堆叠?

    说白了就是砍伐的树木摞在一起!

    这些原木之间稍微用一些木榫固定?歪歪扭扭的摞在一起就形成了墙。

    然后四面歪歪扭扭的木墙相连?就成了一座歪歪扭扭的木头屋。

    全是歪歪扭扭?简陋的不成体统。

    这样的房子只能说是勉强让人居住,无论挡风御寒还是保暖功效全都很差,因为当初为了快速抢建房屋?砍伐的树木仅仅是稍微修整?所以原木和原木叠摞之时根本无法严丝合缝,许多接茬的地方会有寒风一直往里冒。

    幸好汉女们心灵手巧,想出了很多办法尽量解决这件事。

    比如?她们把泥土做成土球?然后塞进那些较大的缝隙之中。

    又比如?她们削下一些树皮?然后钉在那些较小的缝隙之上。

    至于更小的缝隙?就用细碎的树叶去补?汉女们用尽了一切办法,努力让自己的住处变得更好一些。

    以前在草原那边的时候,她们并不像现在这般用心,虽然那时候也很喊冷,但是冷的时候她们宁愿缩在草堆里也不愿动弹?大不了就是冻死?宁愿冻死也不愿修房。

    因为?她们都知道那不是她们的房。

    因为?那时候她们只是一群说死就死的奴隶!

    但是来到这座汉女大营之后,所有的汉女全都迸发出强烈的动力。

    房子简陋?没事,我们自己修整。

    四处漏风?也没事?我们心灵手巧。

    她们像是打补丁一般,在每一座木屋上面倾注心血,每一个堵漏的土球都制作精良,每一块树皮都削制的规规整整,甚至就连用来堵塞最小缝隙的树叶,她们也要用心的揉搓成坚实的小团团,就像是一颗一颗的小黄豆,密密麻麻的堵住外面的风。

    为何这么用心的努力?

    只因她们把这些房子当成了自己的家。

    房子乃是住所,不过不一定是家。

    但是这里的房子可以是她们的家。

    为了自己的家而努力,无论怎么用心都不为过……

    ……

    此时大雪似乎有些停止的迹象,然而寒风比之前更加的凛冽,凡是有生活经验的人都能知道,越是雪停之后天气越会寒冷。

    由于汉女大营乃是应急性质的接收居所,所以每一座木屋都建的比常规房屋要大。

    每一座木屋都拥有着能保障二十人居住的宽大空间。

    并且每一座木屋之中,都要配备一名女性管事,与其说是管事,不如说是照顾,这些女性管事们乃是顾天涯特意设置的职位,她们每一个人都能到官署之中领取俸禄。

    可以称之为女官。

    ……

    此时一座木屋之中。

    顾阿嫂看到炉火有些变弱的迹象,连忙从地上拿起一根烧火棍捅了几下。

    然后她快步走到房门口,拎起一个袋子急急回转,再然后,袋子打开,里面露出黑黝黝的煤炭,顾阿嫂动作利落的把煤炭倒进火炉中。

    虽然她动作利落,可她脸上明显有种心疼不舍,这时猛听一个汉女出声,语气同样带着心疼不舍,道:“阿嫂,省着点用呀。咱们屋里不冷呢,炉子里面不需要添加这么多的碳……”

    然而顾阿嫂手上丝毫不停,直接把半口袋的火炭都倒了进去。

    做完这事之后,她才直起腰喘口气,笑呵呵的道:“我知道大家心疼不舍,其实阿嫂我也心疼不舍。这些火炭可都是钱啊,每烧一块就要让人心疼。可是,该烧的必须烧。”

    她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咱们顾氏的规定就是这样,哪怕再苦再难也不能缩减你们的供应。任何人都可以冻着,唯独你们不允许冻着。”

    “阿嫂!”

    屋里几个汉奴的声音透着哭音。

    那是一种叫做感动的味道。

    顾阿嫂呼出一口热气,满脸温笑的走到汉女们身边,她朝着大家举了举手,打趣般道:“你们看,我手上黑漆漆的脏,所以我就偷个懒,不和大家一起包娇耳了,你们心灵手巧,干活这么利索,阿嫂我等会跟着混一顿,尝尝你们包的娇耳香不香。”

    “肯定香呢,馅子里面很多肉。”

    一个年纪略轻的汉女下意识开口,眼巴巴的看向桌子上那些已经包好的娇耳,咽口口水又道:“官上的官们真舍得呀,发给我们这么多的肉馅。”

    旁边忽然伸过来一个粗糙的手掌,但见一个中年汉女轻轻摩挲小汉女的发丝,柔声道:““丫头,这可不是官们舍得!是那位大人心疼我们,所以官们才会对我们好。”

    “那位大人……”小汉女眨眨眼睛,忽然看向顾阿嫂,道:“我听兵卒哥哥们说过,您是那位大人的姐姐。”

    顾阿嫂连忙摆手,笑道:“阿嫂倒是盼着这事是真的,可是阿嫂要告诉你我并不是真的。阿嫂只是姓顾而已,所以那位大人才会喊我一声姐姐。”

    她说着停了一停,目光之中显现出回忆的神色,又道:“当初阿嫂我带着两个孩子逃荒幽州,差点就要冻死在快要到达的路上,结果两个巡查的兵卒兄弟骑马冲过来,护着我和孩子一起到了接收大营,在大营登记身份的时候,负责登记的崔先生问的细,而我也就如实回答,结果却被所有人误会我是顾氏的亲戚……”

    “是吗?”

    小汉女又眨眨眼睛,忽然好奇问道:“可是我明明听到那位顾大人喊你叫做姐姐,上次他来探访的时候站在门口真喊过你姐姐……”

    顾阿嫂满脸是幸福的笑容,但是手上却不断的摇着,道:“那是因为他敦厚,他对每个人都温和,他喊我一声姐姐,可我不能真把自己当成姐姐。那样的话,就失了本分。”

    说着停了一停,突然目光看向一个汉女,笑道:“倒是三娘妹子和我不同,三娘妹子才是真正的顾家人。”

    汉女们都看向那个汉女。

    小汉女尤其显得好奇。

    这小丫头的跑到那个汉女身前,仰着小脸好奇睁大眼睛,一脸崇拜的问道:“三娘姐姐,你真是那位顾大人的姐姐吗?”

    那汉女正是顾三娘。

    她温婉笑了一笑,先是把手上的面粉抖落在木板上,然后,抬手轻轻摩挲小汉女的额头,温柔道:“你别听顾阿嫂乱说,我其实也不是顾大人的姐姐,我只是出身顾家村,他小时候曾经喊我姐姐,就只这样而已,我不是他的姐姐……”

    “哦!”

    小汉女明显有些失落,弱弱的道:“你要是真的该多好,那样的话我们小组就会被照顾了。”

    众女都是一呆,随即噗嗤皆笑,顾三娘又摩挲一下她的小脑袋,再次温声道:“可不能这么想,咱们不应该索要特殊。大家都曾被突厥人掠去,每个人姐妹的过往都很凄苦。现在咱们回到了故土,日子已经比以前幸福了太多。人要学会知足哦,不能得陇望蜀……”

    “得陇望蜀?”

    小汉女迷惑的眨眨眼睛,显然从未听过这个词汇。

    她仰头看着顾三娘,小脸尽是崇拜,问道:“三娘姐姐,你说话真像那些读过书的官们呀,三娘姐姐,你是不是也像他们那样读过书呀?”

    顾三娘噗嗤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点头道:“算是吧,我读过书。”

    说着停了一停,目光像是带着回忆,语气也变得更加温婉,明显是在回忆过往的幸福时光,喃喃呓语般道:“那时候,我就像你这样的年纪,才十五六岁,算是一个活泼的小姑娘。那时候顾…他才五六岁,属于跟在我身后的小弟弟,由于村里都很穷,我们到处挖野菜,虽然白天过得十分艰辛,但是到了晚上可就开心了,因为顾大娘会把我们这些年轻的都喊到她家里,然后很严厉的盯着我们一起读书写字。”

    “那时候他可调皮了,每次读书都喜欢偷懒,明明就是偷懒,他却总是有说辞,说什么他早就学会了,再学一遍属于浪费时间。”

    “每当那个时候,顾大娘就会那板子狠狠的揍,而我们那些十五六岁的丫头,就会嘻嘻哈哈的在一旁看热闹。”

    “我们全村就剩下他一个男娃,好多年轻丫头都把他当成未来的男人呢,虽然大家嘻嘻哈哈的笑着看他挨揍,但是暗地里可是一个赛一个的偷偷对他好。就连我……”

    顾三娘突然住嘴不说。

    小汉女眼睛眨了眨,好奇追问道:“三娘姐姐,你怎么了?”

    顾三娘的目光像是痴了,怔怔仰望着头顶的一根原木。

    在场汉女们全都是受过苦的人,所以性格之中都有着谨小慎微,很快就有人察觉,顾三娘的情绪很差。

    唯有小汉女还没想明白,依旧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等着顾三娘回答。

    这时候终于有一个中年汉女出声,叹口气道:“四女,不要再戳你三娘姐姐的心口窝了。她难受,可怜啊……”

    小汉女怔了一怔,忽然好想也明白了什么。

    她们这一些女子,都曾被突厥人掠去,身为女子就是罪,谁能逃过被糟蹋的那一场?

    顾三娘虽然生的不够漂亮,可是只要女人就会被突厥人给祸害。

    用她们这些汉女的话说,她们的身子都被畜生给弄脏过。

    小汉女已经懂了三娘姐姐的心中凄苦。

    这位三娘姐姐是和那位大人一个村的,甚至在那位大人年小的时候三娘姐姐就把那位大人想成了自己的男人。三娘姐姐说她们村的女子都偷偷对那位大人好,那么三娘姐姐肯定也偷偷的在暗地里对那位大人好。

    可是,三娘姐姐被突厥人掠去过。

    被糟蹋过!

    女人身子脏了,仍旧可以嫁人,但是绝不会去嫁自己喜欢的人,这种心思即便是小汉女这样的年纪也会有。

    小汉女忽然伸出手来,轻轻放在顾三娘得手掌中,细声细气的喊了一句,凄苦道:“三娘姐姐!”

    顾三娘像是一惊,然后脸上突然就堆砌出笑,急急道:“城里快要敲钟了吧,咱们可不能误了吃娇耳的好时机。快点煮水下锅呀,一年可就盼着这一夜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猛听外面响起一个声音,寒风呼啸之间,那声音无比温厚,道:“三娘姐姐,我也想跟着吃一顿。就像我小时候那般,你有了好东西我都要跟着吃……行吗?”

    行吗?

    这两个字像是无比熟悉。

    顾三娘手臂猛然一颤,手里刚捏好的一个娇耳掉在地上。

    顾阿嫂快步跑到门口开门,入眼就看到顾天涯的身影站在风雪中,他脸上尽是温厚的笑,声音那么的温和,道:“今夜大年夜,我来看看姐妹们。”

    ……

    ……2合1章节,谢谢大家阅读,顺便问一声,顾三娘的情节我该如何继续写啊,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