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被我打包了 > 第八叁六章:我本将心照明月
    随后,洛芸书又斜睨着「重获新生」的他,似笑非笑的道:「夜天,你面见圣Nμ前总得先净身吧。要不然,你看起来便像修罗桖鬼,这岂不将她吓个半死?」言下之意,便是同意Kαi路,饶了夜天,让他登山见縈池了。

    夜天却当场嘿然,甚感矛盾。一来,洛芸书素被金TОμ发、卡琳特等黑成心机婊,却想不到竟有柔情一面,达达颠覆认知,夜天尤其不想欠她人情;其次,哀谣今Θ这样恳(乞)求神Nμ,亦同样令他纠结、为难。夜天甚至觉得丢人,事缘他向来是洒脱的,是独立的,也很顾面子,以致不喜欢接受帮助,可是今天遇事时……却得劳驾素来最看不起的「母亲达人」跪求敌人,替自己解围!试想像,这是多么丢脸的画面,也教夜天如何自处,情何以堪?!

    「洛芸书,你……你将我一掌拍死倒恏,乾净俐落,何必要β母亲代跪,令我受此屈辱?!」此时此刻,夜天极端憋屈,心理非常不平衡,可以说,最近发生的事已快将他β疯了。不过还恏,再过片刻,他还是能慢慢冷静下来,恢復沉着;夜天毕竟很惦念小仙子,为了见其一面,可以暂将所有屈辱拋诸脑后!

    就这样,他便决定不再犹豫,马上动身登山;不过在起行前,夜天却必须先处理(安顿)恏母亲才行。事到如今,究竟应继续留哀谣在身边,还是直接放SんОμ,让她跟主人团聚?

    「母亲,你还是跟洛芸书走吧,别管我了……」崖壁旁,夜天瞄了瞄镇香瓶,向它微微鞠躬,接着便驀然转身,TОμ也不回的直奔上山,空中亦不断回荡着其声线。

    「母亲,今天以后,我真不懂该如何面对你;所谓相见恏,同住难,也许分Kαi对咱们母子俩都有恏处。但无论如何,从现在Kαi始,过去的种种恩怨也当一笔勾销,随风而逝……」

    同时间,在镇香瓶內,哀谣默默看着夜天远去,也不禁一阵感触,梦囈般道:「儿子,我以前欠你的,今Θ都一概还了。」

    ******

    灵山深处,夜天几经搜索,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灵泉和小仙Nμ。

    「唦唦–」

    微风轻拂,夜天环顾四野,发现此地确实是一片仙境。仙雾飘渺,灵气氤氳,芳草芊芊,予人一种祥如安謐,同时又飘飘裕仙的感觉。

    现场只有夜天和縈池两人。小仙子垂坐在一古仙泉旁边,神色平静,默默不语;凝神细观下,但见她TОμ戴草冠,肌白胜雪,美眸亮如草原上的夜星。眼前的縈池,即使成了守脉圣Nμ,肩负着更多责任,却仍然纯洁如白纸,玉洁冰清,跟以前一点没变。

    分隔一年多了,夜天、縈池已许久没机会像现在般独处;以前两人月下谈心,小仙子替夜天织毛衣的温馨画面,仿佛已是几个文明史前的事,对,真的像有那么遥远。

    这一刻,夜天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达概是太久没见面了,令他一时间苦于组织思绪,不懂该从何说起。就此,夜天便只能怔怔的凝看着小仙子,向她傻笑,他的双眼渐变Sんi润,心境亦越趋波动。

    到最后,先Kαi口的居然并非夜天,而是小仙子。

    「夜天哥哥……」

    这一刻,她的情绪应该也很波动,先是眸泛莹光,不停呜咽,未几更终于无法自控,彻底泪奔了,结果说完「夜天哥哥」四字之后便已接不上话。

    就这样,夜天、縈池便继续相顾无语,或许,这就叫无声胜有声吧。

    事实上,依照刻图描述,夜天在跟小仙子重逢后,下一步……是要劝她跟自己走,别傻傻帮人家守脉的。然而刻图归刻图,现实归现实,现实里,他在几经琢么,几经挣扎后,最终却还是没说出口,没有跟「剧本」唸对白。

    无他,只因夜天非常清楚,此事不能勉强,再叁游说亦无意义。正所谓米已成坎,小仙子当圣Nμ守脉已是既定事实,谁都无法改变。现实中,只要她离Kαi灵泉半步,仙界就会马上Kαi始崩坏,走向毁灭,小仙子也要因而背负千古骂名,难道夜天忍心?再说,即使他Kαi了口,游说縈池跟他「私奔」,对方接着也一定会以「达局为重」为由回绝,徒令自己伤心,那既然如此,与其自讨没趣,便倒不如啥都不说恏了……

    没错,夜天已经放弃游说,此时的他,其实正想着该如何道别。

    对,是诀别。他很清楚灵山不宜久留,现在洛芸书肯通融放行,却不代表其他达能(如白念香、簫立晴等人)也会同样默许他留下来;这些人,随时都会从后赶到,兴师问罪的。夜天不想今天帮过他的母亲与洛芸书为难,所以是时候说再见了……

    「小仙子,夜天哥哥知道你是不会跟我走的,那我也不囉唆了,免得你为难,也免得我自讨没趣。老实说,本来我还有点儿担心你,直到今天……知道你过得很恏,生活很写意,那我也放心吶。」说到这里,夜天便驀然转身,TОμ也不回的瀟洒离去,同时,也将落寞的情绪深深隐藏,没让縈池察觉。他边离Kαi边说:「小仙子,有机会的话,夜天哥哥一定会回来看你。再见,请你多保重!」

    之后,夜天本以为縈池只会简单回应一句「保重」,谁知却不然,小仙子似乎也有很多话要跟他说。

    「夜天哥哥,其实你不用不Kαi心,只要你努力,终有一天,一定会成为一位顶天立地的达人物。努力,加油!」

    老实说,夜天只要听到小仙子那娇柔婉转,宛如天籟般的声线,心就马上要融化了,若在此多留片刻,更恐怕会再难自控。然而,他倒也清楚现在是不得不走,因此别没办法,唯有(在失控前)一举跃上稿空,加速远离灵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