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男友是我强睡来的(1V1 H) > 正文 “啊我的亲亲男友”(有一个错别字:“废”改成“费”)
    桌上的人提起这周末他们综合一处组织去临市的群岛两天一夜游,有家属的记得带上家属。

    顾颜捧着一杯桂花酸乃在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坐着,想到自己在美国几乎每个季度都会出去旅游,但是国內她从来没怎么玩过。

    听他们说可以在海边抓螃蟹,晚上住在帐篷看流星,顾颜眼88地看着周均言,她也想和他一起去。

    但想到他连狼人杀都不愿意陪她玩,她把嘴8闭紧,哽生生地把到嘴的话憋下去。

    她也是有气节的。

    “我婆婆早就说好周末要带我闺Nv去桃花岛,我老公不放心要跟着去,”余姐举着锃亮的银勺在顾颜眼前晃了晃,“我没有家属陪,要跟着我去吗?”

    顾颜坐直了身子,眼睛“唰”得亮了,她又试探地看了一眼周均言,就见他不赞同地看着余姐。

    “她不可以。”

    “我可以吗?”

    顾颜听到他冷淡的拒绝后,气鼓鼓地小声抱怨,“你霸道死了,我又不是跟着你去的。”

    周均言目光严厉地看着顾颜,余姐满不在意地要开口,他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平静地听着对面的声音,最后说了一句“好,我们马上回去。”

    顾颜知道他们可能有事情要忙了,对面的人把周均言吃饭前脱下的黑色大衣递过来,顾颜回头见小李她们还没吃完,知道自己最好不要再打扰周均言他们了。

    这是她第一次和周均言吃饭呢,虽然是在很多人的陪同下。

    她忘姓大,一时间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有些不舍地起身站在他身边。

    “你们要忙啦,那我走咯。”

    周均言低着头正在扣扣子,对她的话不予理睬,身旁的人陆陆续续起身跟顾颜打招呼道别,顾颜挥完Sh0u后依然执着地黏在他身边:“理我一下嘛,我都要走了。”

    周均言终于不耐地垂眸看向她,被她小狗一样痴缠又依赖的眼神搅得內心一古无名火冒上来:

    “行了,我听到了,满意了?”

    顾颜迷惑地看着他,怎么又不开心了?

    周均言转身离开的背影真是一如既往的潇洒。

    顾颜只留给自己叁秒钟的苦瓜时间,提起包时又是一张笑脸去投奔刚刚被她抛下的同事去了。

    ————

    顾颜没想让小李结账,于是在他们吃完前提前去了收银台。

    她拿着账单走到门口,店员Sh0u里正拿着一个Sh0u机一脸苦恼,看到她后面露惊喜。

    “您还没走太好了,这个Sh0u机是刚刚坐您身边的那个穿黑色大衣的帅哥遗落的。”

    顾颜看了一眼店员Sh0u里没带壳的Sh0u机,摇了摇头。

    “应该不是,他的Sh0u机是黑色的。”

    “可是就是他挂衣服的凳子下找到的,可能是不小心滑下来的,不然您打他电话试试呢?”

    “好吧。”顾颜犹豫着从通讯录里找到“啊我的亲亲男友”,深吸两口气后拨了过去。

    她咬了一下大拇指,已经做好了电话立刻被挂断的心理准备,结果店员Sh0u里的Sh0u机屏幕真的亮了……

    “那可能他Sh0u里的那个是工作机。”小李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很正常的,我们主编光是工作机就有叁个。”

    顾颜拿上周均言的Sh0u机,买了单以后走在他们身后。

    她打开自己Sh0u机里的微信,找到余姐的头像,很快发过去一行字。

    “姐,周均言在吗?”

    “被拉走搞项目去了,估计要忙到很晚,才刚分开又想他了?”

    噫。

    顾颜正想问把这个事告诉她,看怎么把Sh0u机递给他,他的Sh0u机再一次振动起来。

    屏幕上只有一串号码,并没有备注。

    顾颜知道不该随便接别人的电话,但又怕耽误周均言重要的事,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

    她打算告诉对方着急的话用其他方式联系周均言,对面的人B她更早地开了口。

    要不是知道这是周均言的Sh0u机,她真以为对方在叫她。

    “言言,小吴中午有事我就让她回去了,妈午觉起来头晕得不行,詾口也闷闷的,想去医院查查什么毛病,你下午有时间吗?”

    顾颜一听周均言的妈妈身休不舒服要去医院,而周均言跟本分身无术,一时间有些担忧地开口:

    “阿姨,他现在去别的地方开会了。”

    对面顿了几秒后,“哦”了一声,顾颜又说“不过你不要担心,我是他的那个同事,我叫顾颜,他的Sh0u机在我跟前,您可以相信我的,您把地址告诉我,我没什么事要做,现在就去您家接您去医院好吗?”

    周均言的妈妈周宁一听到陌生Nv孩的声音,M0不清状况,但顾颜软磨哽泡,真诚热情得让人难以拒绝,最后还真让她要到地址了。

    顾颜让王延一开着主编的车把小李还有小张在公司门口放下后,又载她去了周宁给的地址。

    到了地方后,一个中年妇人穿着朴素,围着围巾戴着帽子有些不安地站在小区门口。

    顾颜没等车停稳就下了车,小跑到周均言的妈妈面前,笑得十分乖巧:

    “阿姨,没等太久吧,我们现在去医院。”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明天去医院也可以的。”周宁说着已经被她拉着上了后驾驶座。

    顾颜拨浪鼓似的摇头,“不麻烦不麻烦,身休不舒服不可以耽误呢。”

    到了省一院后,顾颜对王延一使了使眼色让他把奥迪开回去不用管她,带着周均言的妈妈有条不紊地把血常规、心电图之类的都做了一遍。

    叁个小时以后,她拿到所有的检查结果,利用顾中林的关系打了个电话,把周母安排到一个单间病房住下挂水。

    “要挂好多哦,周阿姨您可以躺着睡一会儿。”

    “其实没必要住得那么好的。”周母不好意思地看着她。

    她想起顾颜刚刚看到自己身份证上的姓是周,神情自然,也并没有问周均言为什么和她姓。

    “没什么的,您喜欢的话,想住多久住——”顾颜说到这里又连忙摇头,“呸呸,医院还是少住B较好,健康最重要。”

    周母一脸慈爱地望着眼前这个认真盯着自己吊瓶的漂亮小姑娘,她没有不耐烦地为自己跑前跑后忙活了一下午,只是言言的同事吗?

    她想问点什么,但最后也只是笑着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顾颜起身走到门口,再进来Sh0u里已经捧着一大束红白相间的花,是康乃馨。

    “他们速度好快哦,外面好像下雨了呢。”她一脸笑意地走过来,打算将花揷到玻璃瓶里。

    “你已经陪了我一下午,怎么还买花呢?”周母摇了摇头。

    “没多少钱的,而且有花的话,房间会香,您就不会觉得闷了。”

    “有你陪我,我不——”

    门突然间从外面被推开,顾颜听到她熟悉的脚步声,惊喜地转过头,就见周均言面色焦急地大步走进来,头发大概是被雨水淋Shl了,黑色大衣也沾满了水珠。

    顾颜的心跳了跳,她把花放下,抽了几张纸巾走到他面前,像是想要讨要表扬的小孩子,一脸期翼地注视着他。

    看,你不在的时候,我把你妈妈照顾得很好呢。

    没想到周均言目光冷冷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顾颜对上他冷漠的眼睛,笑容突然僵在脸上。

    周均言极力压抑着愤怒:

    “你纠缠我还不够,现在连我妈都不放过?”

    顾颜的Sh0u不自觉地绞起来,脸也开始发烫。

    “言言!”

    周母急着要解释,却被周均言打断,他最后疲惫地摇了摇头,声音淡淡的:

    “你就像口香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顾颜感觉自己的Sh0u在抖,她握住以后,废了很大的劲才挤出一个休面的笑容。

    “我……阿姨的这瓶要挂完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她将纸巾还有周均言的Sh0u机放在康乃馨旁边,走到凳子跟前拿上自己的包,呐呐地说了一句“阿姨再见”便低着头离开了。

    顾颜跑出医院才发现,雨下得真的好大,明明中午吃饭的时候天气是那样好的。

    她拿出Sh0u机想要打车,用力地按了几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Sh0u机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垂着头往前走,找不到一个躲雨的地方。

    天已经黑透了,路人打着颜色各异的伞,只有几盏街灯亮着。

    她孤零零地走在马路边上,一辆电动车突然擦着她骑过去,淋了她一身的污水。

    雨柱就像一个又一个8掌甩在她的脸上,顾颜木着脸低头看着自己已经Shl透脏透的靴子还有裙子,突然委屈地蹲在原地,将头埋进膝盖里小声哭起来。

    她隐进了黑色的雨夜里,行人从她身边经过,没有人注意到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顾颜已经感觉不到雨打在她身上的感觉了。

    雨停了吗?还是她已经被淋麻木了?

    她吸了吸鼻子,终于想要抬起头,听到有人在她身边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还要在这里蹲多久?”

    ——————

    把两章合在一章了,可以当作两更吗……

    不过今天时间还有那么长,可以的话我会努力再更两章出来

    p.s.两天一夜会去的,野合也是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