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男友是我强睡来的(1V1 H) > 正文 我们睡了(100加更)
    在自己断断续续的叫床声还有周均言Cu重的喘息声中,顾颜Sh0u忙脚乱地把Sh0u里的视频给关了。

    ……

    世界终于恢复了清净。

    顾颜的人生还从没有经历过B此刻更让人窒息的尴尬。

    她大概率洗不白了,周均言会不会以为自己故意拍视频是为了要挟他?

    等等,好像真的可以用来要挟他和自己在一起……

    气氛变得凝重,顾颜以为周均言会开口说些什么,没想到他早已没再看她,一言不发地胳膊用力试图睁开Sh0u铐,动静大得像是要拆床。

    你是谁,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这些标准句式他都没有问……

    顾颜看着他青筋暴起的Sh0u腕还有额头,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给他在Sh0u腕上垫了防磨的海绵垫,不然按照他这个架势,他的Sh0u现在一定已经不能看了。

    “你、你别这样——”

    他冷冷地开口,并不看她。

    “解开。”

    他的教养真好,遇到这种事竟然没有气急败坏地骂她。

    “唉,更喜欢他了。”顾颜心想。

    可是他整个人现在看起来太过Yln郁,周身像是淬了一层冰,化都化不掉。

    顾颜觉得自己有点冷,低头一看,自己正一丝不挂地站在床下。

    她两只Sh0u不知道到底该捂住哪里,Sh0u足无措地看了一眼周均言,秀怯地说:“我、我先去穿个衣服,等下我们再讲。”

    说完,她小跑到衣柜前找她最满意的一件杏色流苏睡袍。

    身后金属撞击墙面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顾颜只能加快自己穿衣服的速度。

    等她系好睡袍的带子,强装镇定地走到床头,还没开口,就听到周均言极度压抑下的声音,低哑极了。

    “把我放了,这件事我不跟你计较。”

    被一个Nv人下药强上这种事,任何一个有尊严的男人都没办法说出去吧。

    顾颜鼓起勇气,厚着脸皮开口,“我可以放了你,只要……只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

    因为没有底气,她越讲越小声。

    听了她的话,周均言的气血不断往上涌。

    他眼眶发红,Sh0u也慢慢收紧,看的顾颜一个哆嗦。

    周均言的眼神冷漠,声音带着无法隐藏的厌恶:

    “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

    他的目光太过凌厉,顾颜被他嫌恶的语气伤到,委屈地说:

    “可是,我们都睡了呀?”

    考虑到他男人的自尊心,她忍着没说她知道他的初休验已经给了她。

    理智还有教养此时已经被周均言丢到九霄云外,愤怒和难堪充斥着他的整个心脏。

    “我从没见过你这样不知秀耻的Nv人!”

    顾颜被他恶狠狠的语气唬住了,身休抖了抖。

    不过这件事确实是她做错在先,哄着他也是应该的,这种事就得死皮赖脸才行。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不应该一时冲动对你做出这种事。可是我做都已经做了……你也有舒服的,”她垂着头小媳妇似的看了一眼周均言的脸色,小声又快速地补充了一句,“而且,你昨晚高嘲了叁次。”

    “你给我闭嘴!”

    闭嘴就闭嘴,反正凌乱的床单,垃圾桶里的纸巾证明了一切。

    顾颜被他凶了两次以后好像习惯了,老实说,他给她好脸色才奇怪呢。

    不过,她安静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继续说。

    “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呢?我会对你很好的,我跟你保证。”她试图用真诚打动他的心。“只要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周均言快被她气笑了,他晃了晃Sh0u腕上垫着詾罩垫子的Sh0u铐,仿佛看着一个笑话地看着她。

    “找人绑架我,给我下药,说你会对我好?”

    面前的这个Nv人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周均言真希望闭上眼睛,再睁开发现眼前的一切只是场噩梦。

    “那是……那是因为你不理我,还和别的Nv人有说有笑,我才会这样的。如果你愿意换个角度想的话,我只是想换一种B较有效率的方法加快我们之间的进度。”

    滑天下之大稽。

    “你不是想,你是直接做了。”他黑色的瞳孔没有一点温度,只剩下嘲弄。

    顾颜当作没听懂他话语里的讥讽,看向他的眼神里依然满含爱意。

    “我朋友和我保证了那个药没有副作用的,我也陪你闻了一晚上呢,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再和她说下去,他会疯的。

    “多说无益,就这样绑着我吧,看你最后会得到什么。”

    周均言索姓阖上眼睛,只当自己死了。

    顾颜最怕别人当自己是空气,再说了,她就那么让他看不上吗?

    她站在周均言的身边泄气地问:

    “你真的不要再考虑考虑吗?我们试一年也可以啊?如果你一年以后还是没办法喜欢上我,那我到时候绝对不纠缠你。”

    周均言深吸一口气,全然不理会她,顾颜在他的耳边继续讨价还价:

    “那不然半年,你觉得怎么样?其实六个月你忍忍就过去了的。”

    她讲着讲着觉得自己好可怜,推销自己都推不出去,心里升起一点难过来,仿佛她才是那个受害者。

    “总不能再短了吧……”

    她委屈88地看着紧闭双眼的周均言。

    ——————

    大家应该也看出来了,Nv主的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正常的话也不会做出这种事了。

    可以获得今曰份的珠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