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君子好囚 > 正文 第67章
    模糊的星光,稀稀疏疏点缀在深黑的天空上。海天早已是浑黑一色。

    屹立于指挥舰上的叶焱,也敏锐的发现战局的变化。体积较小的战斗机,无孔不入的加入了战团。蓝色的军服、红色的兰花。似友非敌,答案呼之欲出。

    海面上传来惊天的巨响。指挥舰的探测仪敏锐的掉转方向,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以便主帅能够及时掌握战局上的每一个关键点。

    于是透过浅蓝色的液晶屏,叶焱深吸一口气。看到一具倒下的巨大机器人身体上,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

    尽管穿着蓝色军服,然而叶焱还是轻而易举认出高大的哈克莱之王怀中,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在他怀中仰着脸,她的手臂抱着他的背。而王的脸上,是痛苦与喜悦交织的动容神色。

    你终于归来,吾妻。

    摁下触摸屏,一束强光向那逐渐下沉的重型机器人身躯投射过去。仿佛感应到背后的光,那女人猛然从哥舒雅怀中挣脱,空中一个翻身,重新跃上自己的飞行器。

    “上来!丁一!”飞行器上的她长发飞扬,澄净的脸上,是淡淡的笃定,“去结束这场战争!”

    哥舒雅望着女人矫健的身姿,她的赤红双眼,已经不再会有诸如欲望和仇恨之类的神色。然而哥舒雅笑了,展开双翅,飞到她身后。

    程清蓝的飞行器,穿过纷飞的炮火,迅速降落在叶焱的指挥舰顶上。

    两人闪身进入指挥舱,叶焱便负手站在舱中。瞥见程清蓝生气勃勃的身姿,松开了双手,只是定定的望着她。

    同样赤红的双眸中,平静的闪亮晶体之下,是深不见底的温柔和喜悦。

    程清蓝自然而然走了过来,张开双臂,用力将叶焱一搂,侧头踮脚,在他右脸颊轻轻一吻:“我回来了。”

    叶焱伸手搂住她的腰,闻着她身上海水的气息,呼吸顿时有点不稳。

    然而她却立刻从他怀中离开,抬起赤红的双眸,看着指挥舰上的几十个液晶屏上的战况图像。

    哥舒雅在她身后,望着两人同样赤红的双眸,竟然觉得那血红颜色,绚烂得刺目。他定了定神,循着程清蓝的目光看过去。

    ——

    同一时刻,另一方战线。

    邢松在360度全景全息指挥舱前站立。属于西大陆的奇军突起,默默融入战团。双方兵力本就不相上下,这一打岔,遵循机器人互不攻击指令的己方,反而有些吃亏。

    事实上,伤亡也已经足够大了。一场惨胜,他并不想要。

    那要怎么办呢?求和,然后卷土再来?不,那多没意思?

    只是这样的军队,蓝色军服、红色兰花。让他想起一个人。

    “替我接通夫人。”他沉声下令。

    通讯兵却在短暂尝试后,摇了摇头:“他们找不到夫人。”

    邢绫漪,你躲着我?你居然躲着我?然后派一支这样的军队冲进来,你要干什么?

    然而,仿佛为了响应他的疑惑和怒意,舱外骤然有一道红光闪过。然后,整个天空,亮如白昼!

    邢松猛然冲出指挥舱,不顾头顶的流弹炮火,毅然站在舱顶上。

    天空、海面、头顶,与邢松之前投射克隆人如出一辙的全息影像技术。柔和的橘色光芒笼罩目光所及的一切。人类、机器人的炮火同时停止。

    邢松苦笑,那是自家灯火通明的庭院。脸色苍白的女人坐在老旧的藤椅上,目光柔和。

    这个时候,她用自己的全息图像干扰战场做什么?邢松心中气急,然而对她,他从来都是妄顾一切的,所以只能安静的听她说话。此时,他也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她的实时全息图像,她还健康的活着,所以贸然的不知轻重的打断他的战争。

    他并不知道,他几乎已经失去了她。

    “阿松。”她柔和的嗓音在海面上空响起,“停战吧,阿松。”

    邢松默不作声。只是,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战争?邢绫漪?

    画面中的女人轻轻咳嗽了两声,嘴角竟然流下鲜血,触目惊心。

    该死!是要这样威胁他么?邢松猛然挑眉,厉声问侍卫:“还没找到夫人吗?”

    人形机器人侍卫脸上是惊慌神色:“统领,他们报告,地下二层夫人的实验室启动了自动防御运转系统。”

    “不要找我,阿松。”全息图像上的人惨淡一笑,“你真以为我能割舍吗?不是你死,就是人类灭亡……哪一种结果,我都不能承受……”

    “我睡了,邢松。我陪了你七十年。我要休息了。”高空中,邢绫漪的光影逐渐模糊,只余悲凉的黑色双眸,空洞的望着前方虚空。

    “停止战争吧。与人类修好,永不侵犯,各安天命。东西大陆之外,非碳基生物的讯息——未知的危险或许超过你的想象。你不能死。你要好好活着,延续机器人种族!我们的种族。”

    邢松猛然抬头,非碳基生物的讯息是他和邢绫漪才知道的秘密。在想出对策之前,他们说好绝不告诉第三人。如今邢绫漪故意让人类也得知,让他们心生警觉。

    邢松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然而空中,邢绫漪的光影已经定格、消失!

    通讯兵跌跌撞撞跑过来:“统领!人类发过来信号!”

    “接通。”邢松跃下舱顶,回到金属舱内。

    “邢松。”女人的全息图像骤然显现,邢松微微一怔,想起被关在舱底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女人。

    “我夫人呢?”邢松语气不善。她既然逃了出来,这五千人的奇兵必然是被她率领。难道她挟持了邢绫漪?

    程清蓝微微一顿,道:“她快要死了。”

    邢松脸色骤沉,赤红的目光杀气蓬勃。与此同时,侍卫猛然插话进来:“统领,找到夫人了……在冷冻仓……”

    “她的心脏,在两天前已经被击碎。是你没有发现。”程清蓝冷冷道,“她不是你最爱的人吗?为什么连这么大的异常,都发现不了?”

    邢松身子一僵,恍惚想起他出门征战前,她苍白微笑的脸色。她为什么不说,该死!她为什么瞒着他?

    “你发动战争,那些机器人与人类之间的仇恨,不过是其次吧。”程清蓝说道,“邢绫漪把你们的过去都告诉了我。邢松,你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吧?”

    邢松冷笑道:“我的事,容不得你这个叛徒评判!”

    “不。”程清蓝摇头,“我不是要评判。我只是想问你。现在你的女人生命垂危,靠冷冻仓延续微弱的生命。现在的你,是觉得通过征战,证明自己更加重要,还是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更加重要?”

    “哈哈哈——”邢松朗笑几声,干涩的猛然顿住,不再看程清蓝,反而望向遥远的西方天际,

    “绫漪,你狠……拿自己的命来威胁我……”

    “邢松。”程清蓝冷冷道,“我看着她一点点昏迷,看着她一直喊着你的名字。你怎么就不明白?你和她怎么都不明白?不管你是机器人,还是什么。你生存的价值,不在于你的武力、你的征服,和你的占有。你和她,才是彼此生存的意义。”

    邢松却仿佛听不见她的话,笑声更加剧烈,瞬间响彻整个夜空。他的声音悲怆绝望,三军为之变色。

    “退兵吧,邢松。”程清蓝道,“这支绫军,是绫漪交给我的。不帮人类,也不帮你。它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阻止战争,让你安全的返回,她的身边。”

    “邢绫漪。”邢松自言自语,“你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人。”

    联军指挥舰中,程清蓝的真实肉身因这句话,骤然一僵。

    那是前些日子,邢绫漪说起与邢松的往事。那还是在几十年前,他已经不肯再叫她母亲,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给他身上装上最先进的微型导弹系统。他忽然伸出冰冷的手臂,抓住她纤细的腰。

    一向沉默如水的机器男人,声音却被她造得比电台播音员还要低沉悦耳。

    她清晰记得,他一字一句的用人类的语言说,邢绫漪,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女人。

    她无法想象,这个机器人如何将计算机编码,组合成这样一句让人心动的话语。然而他却偏偏说了,冰凉的红眸锁定了她,隐藏着世界上最精密的芯片对她的占有欲。

    ……

    身后,叶焱轻轻扶住程清蓝的肩膀,和平,并不是痛失幼弟的将军想要的结局。然而拼尽人类最后的兵力去获取胜利,显然不是理智的举动。

    更何况,是她,半人半机器人的她,带着绫军,从天而降,伸手阻止这场血淋淋的战争。

    叶焱朗然出声:“我总兵力胜过你,邢松,你胜不了我。如果你一意孤行,你夫人的绫军,也要对你倒戈。”

    “我退兵。”邢松冷硬的声音响起,“不是因为惧怕死亡或失败,而是因为这是她的愿望。因为,我去见她最后一面。”

    他笑道:“如果她死了,我要你们所有人陪葬。”

    ——

    邢松的话,并未一语成箴。

    被他关了一世、爱了他一生、也斗了一辈子的邢绫漪,聪明的以不知何日才会觉醒的永久休眠状态,彻底束缚住这个才华横溢的机器男人,征战世界的步伐。

    战争彻底结束了。以双方数万伤亡的代价。西大陆的机器人并不会欢呼,只是一如既往的沉默,等待总统领大人的指令;东大陆的人类和哈克莱星人则欢声动天,却不知是一个被机器人总统领囚禁了数年的女人,挽救了这场岌岌可危的战争。

    两天后,当失魂落魄的邢松乘坐安放邢绫漪躯体的飞船,离开西大陆时,包括叶焱和哥舒雅在内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他若离开,西大陆对于人类来说,唾手可得。

    然而按照邢松留下的指令,接管西大陆统治权的程清蓝,却摇了摇头。

    “邢绫漪休眠的飞行舱十分巨大,有全套的机器人生产线和上万吨压缩高级能量矿石。只要邢松愿意,不出一年时间,就可以生产出十万军队。”程清蓝对叶焱道,“而且,我曾经立誓——西大陆的军队,可以跟人类和平共处,可以成为雇佣兵,却绝不臣服为奴隶。”

    彼时两人正坐在顾将军府邸之中。东大陆重归人类掌握,西大陆听命于程清蓝。叶焱也恢复顾城的身份,同样获得民众和军队的尊重。

    听到程清蓝坚定的话语,顾城宠溺的亲了亲怀中的机器人总统领大人:“你是要跟你的丈夫打仗吗?”

    程清蓝摇头:“再不要打仗了,好不容易的安稳生活。何况,不是还探测到其他大陆有非碳基生物存在么?真不知是敌是友。”

    窗外阳光明媚,正是下午四五点光景。战争于前天凌晨结束,两人忙着战后诸多事宜,这是两人久别后第一次毫不被打扰的依偎着。

    直到她在他怀里释放了三次,赤红双眸也几乎睁不开,他才以从未有过的猛烈,狠狠撞击她的身体。

    “报告!”机器人侍卫冷硬的声音响起,“哥舒雅已经到达会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