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君子好囚 > 正文 第29章
    这一晚没有月亮,夜色浓重如墨,亡者之地如死城般安静。人类的肉眼在这样环境下,想要分辨几米外的景物,已是不易。

    程清蓝穿着一身深绿迷彩,持一把激光束枪,埋首在一堵矮墙后。

    敌不动,我不动。

    然而僵持许久,这四通八达的仓库地点,对手已不知潜伏到何处埋伏。程清蓝已经被连续三次从身后“击毙”,此时条件反射猛然回身——

    身后无人。

    面前三个仓库,寂寥无声。

    虽然没有打开装备,程清蓝脚力和反应速度也要强于一般人。在矮墙后等待得实在心焦,心念一转,脚下猛然发力,疾冲进一间仓库中,快速贴身在门后。

    热力!一阵热力袭来!程清蓝心叫不妙,一个侧翻扑到仓库一堆杂物中。“砰——”浓烟从刚才她藏身的金属门上升起,表示这扇门已经“报废”。一阵轻微急促的脚步声猛然逼近,程清蓝嘴角勾起笑容,左手猛然掏出腰间手枪——点射!

    那人脚步噶然停止,在激光束模拟冲击力下,他不得不倒退一小步,硬是停住。黑暗中,那人无声的笑了:“四比一!有进步!”

    程清蓝从那堆杂物中站起来,拍拍身子:“我死四次,你才死一次,真够打击人的!”话音刚落,她丢下双手的枪,朝那人猛扑过去。

    那人反应自然是极快的,顺势双手抓住她的腰要将她放倒,她却在空中灵活转身,反而双手抓住他的肩膀,单膝狠狠击向他的后背。

    他不避不闪,生生受了她一顶,闷哼一声,双臂却不依不饶反抓住她的腰,大力瞬间将她倒提放倒在地。她在地上一个打滚从他双掌滑出,同时右勾拳击向他的下巴,他侧头避过,肘部骤然用力,终于成功狠狠将她压在身下。

    程清蓝气喘吁吁,叶焱气息也有些急促。

    “又输了!”程清蓝叹了口气。

    叶焱望着她:“已经不错了。”

    程清蓝打得兴起,虽败犹荣。自从五天前打败了来挑衅的夏启勇,她似乎转了性,血液中的好斗因子似乎活跃起来。这五天在叶焱的亲手训练下,虽然依然是败多胜少,但赢的次数却也越来越多;搏斗坚持的时间也从原来的一秒钟,到现在的十分钟——要知道,整个亡者之地能在叶焱手下坚持十分钟的,也没几个人。

    “接着打!”程清蓝提气要起来。

    叶焱压在她身上不动,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她僵住。

    “吃苦了。”叶焱忽然道。

    “呵呵!”程清蓝道,“以前在电视里看那些又漂亮又能打的女人,其实还挺羡慕的,觉得太酷了。没想到现在我也有机会做相同的事情,挺好的。”

    “很好。”叶焱说道,不知是说那些漂亮能打的女人很好,还是说她也做这样的事情很好?

    “可是没用呀……你看你训练了我五六天了,我还这么没用。”程清蓝有点丧气。

    叶焱默了一下:“明天换个人跟你打。”

    “谁?”程清蓝也知道叶焱太强了,再跟他练下去,自己会自卑而死的。

    “红勋。”叶焱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牵过她的手。

    “啊?”程清蓝呆了呆,那个暴力恐怖胖女人?“可是她……我打不过她。”

    叶焱牵着她头也不回往前走:“不,你能胜她。”

    “可是……”程清蓝停住脚步,“我有点恨她。我刚到这世界,跟她有点过节。”她不愿意跟叶焱说太多,有告状嫌疑。但是让她完全不介怀,很难。

    “我知道。我早已惩罚过她。”叶焱转身,自然而然在她脸颊亲了亲,“但她是个好战士。现在做你的对手,最合适不过。”

    “好吧,其实我不是恨她……我有点怕她。”程清蓝闷闷道。

    “好。”叶焱一把搂住她的腰,贴近自己,“你有两个选择,打败她;或者,真正做我的女人。我一点都不介意你不做战士,只做我的女人。”

    “no!”程清蓝双手抱紧他的腰,“我一定要变得更强!”不要在这个世界,继续柔弱无力;不要成为他的负担。

    ——

    第二天一早,红勋被叶焱强行命令来到仓库陪程清蓝练习时,也是颇为恼怒的。她本来就不喜欢程清蓝,加之她现在是叶焱的女人,两人还有旧仇。

    居然让她陪程清蓝模拟练习枪械,还陪她搏斗?然而叶焱的命令她不敢违背,只能来到仓库中。

    叶焱丢下两人就离开了,并不会在旁指手画脚或者偏袒一方。红勋看着面前表情也很难看的程清蓝,自然而然恶向胆边生。

    她知道程清蓝已经不是一开始那个柔弱女子,她拥有让人害怕的武器装备。但是今天两人只是用激光束枪模拟功能在仓库中单挑,她很有信心,好好教训这个女人。

    “红勋!谢谢你来陪我练习!”程清蓝忽然说道。

    红勋愣了愣,壮实的脸上露出不屑神色。

    “但我还是会记仇的,除非你为以前的事,向我道歉!”程清蓝虽然昨晚推三阻四,但真的面对红勋,想起之前自己惨痛经历,也不禁生气。

    “要我道歉?”红勋失笑,“行呀,你赢了我再说!”

    “好!如果我赢了你,你和你的怪兽,都必须向我道歉!”程清蓝大声道。

    “如果我赢了呢?”红勋上前两步,逼近程清蓝面前,“你现在是老大的女人,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狗屁!我们输赢跟叶焱没关系!”程清蓝喝道,脏话出口,血液中那股兴奋劲慢慢又起来了,就像那天痛揍夏启勇的快感!难怪男人们喜欢说脏话……罪恶啊……

    “行呀!”红勋笑得柔媚,跟她的外形形成让人窒闷的对比,“如果我赢了,你就跳一支脱衣舞给怪兽看!”

    “变……态……”程清蓝只觉得头大,一段时间不见,原来红勋更加变态了!

    常言道,世事如棋局局新。经过叶焱五天集训满怀壮志小试牛刀的程清蓝,在叶焱极为肯定的鼓励下,原以为就算不能完胜红勋,至少也能打个平手。然后头三局单挑枪械,她竟然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连输三局。

    红勋看似粗鲁变态好色,实际上心却很细。虽然枪法眼力不及程清蓝,但埋伏、突击、放暗枪、设陷阱,无所不用其能。每一局变着法子把程清蓝吃得死死的。程清蓝简直都被打懵了,想起叶焱对红勋的评价,真不是个一般人,难怪叶焱多年来一直对她委以重任。

    第四局,程清蓝总结前三局经验,心中约莫也摸准了红勋的套路,不被她制造的假象吸引,认真挑选一个极佳位置埋伏,狠狠“爆”了红勋的头,这一局反而赢了。

    于是第五局,红勋也格外认真,程清蓝也被激起一股斗志,拼了命跟红勋拼火力,一只手、一条腿都“中枪”短暂麻痹过程,也咬着牙反扑。这一局,程清蓝居然比红勋晚“咽气”半分钟。程清蓝又赢了。

    枪械单挑便比成了三比二。然后是五局搏斗。

    搏斗不同枪械,无法完全采用模拟功能。只是两人都换上薄薄的防护服和防护头盔。拳头打在身上,衣服吸收了大部分力量,但仍然会有部分力量直接打在身上。衣服头盔会记录被击打的次数,扣除生命值。谁的生命值先归零,这一局就输了。

    第一局,程清蓝斗志正勇,加上叶焱前几天指点许多窍门。竟然迅速将红勋击败。红勋被她压在身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会输。

    第二局,红勋便使出了全部伎俩力气,程清蓝也毫不示弱。虽然身材比红勋瘦弱许多,但是她灵活,而且力气也不比红勋小。两人第二局打了起码半个小时,直到两人气喘吁吁躺在地上,却是程清蓝比红勋先“死”。

    还有第三局,事实两人已经精疲力竭,但程清蓝颤巍巍的爬起来,虽然穿了防护服和头盔,她脸上已经青紫了大块,想必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红勋也没比她强多少。

    “来……第三局……”程清蓝喘着粗气。

    红勋见她站起来,心叫不妙。她本就肥胖,虽然强壮,但这几局打下来,简直让她筋骨麻痹。她现在压根儿都站不起来了,可见程清蓝居然还站得起来,第三局只怕凶多吉少。

    “不比……不比了!”红勋一口气几乎喘不上来,再打下去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翘掉。

    “不……行……”程清蓝摇头,歪着步子,弯腰啦她的衣服,“不比……你怎么……向我道歉?你差点……吃了我……”

    “cao!我……道歉……还不行吗……对……不住啦……”红勋闭着双眼,“你……想要老娘……的命呀!老娘……还要……留着命……杀僵尸呢……”

    “老娘……也要……杀僵尸……”程清蓝听她终于道歉,身子一软,啪一声倒在地上,躺在红勋身旁。

    “******……老娘……要睡一会儿……”红勋喃喃道,“你这个……害人精啊……老娘几年……没这么……伤过了”

    “老娘……也睡……”程清蓝只觉得眼前一片天昏地暗,无比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