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君子好囚 > 正文 第27章
    踏着暮色,程清蓝步入大宅。虽然天色灰暗,但沿途列兵看到她都笔直敬礼:“长官好!”这让她颇为受用,如果只是以叶焱的女人这种身份住在这里,想必所有人都会头疼。

    因为成天在全是男人的军营出入,她特意穿着严实的迷彩军装。叶焱专门给她找来小号军装,虽然还有些肥大,但依然眉清目秀。好在军装材料特别,穿在身上极轻极凉爽。

    书房门口的卫兵向她敬礼,她笑着正儿八经回个了敬礼,看到卫兵露出笑容。她伸手扯下帽子,露出一头乌黑长发。抖了抖,再抬头,发现卫兵目光已经有些迷离。因为农场事情顺利,她在心中偷笑,一转头,便透过窗户看到书房中,叶焱长身靠在躺椅中,双目紧闭,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今日依然穿着淡绿衬衣,灰绿色长裤,即使安静的睡姿,依然英姿挺秀。仿佛一棵青松斜卧。两道墨眉下,乌睫轻含,鼻端英挺。程清蓝便是一愣。

    其实,她并不了解面前这个男人。

    却偏偏想要陪他一程,在这个乱世。

    程清蓝站在窗外,叶焱的闭目只是一瞬,即刻睁开。他并未睡着,此时却望见她隔着窗静静站立。夜色在她背后晕成灰暗颜色,男式军装更衬得她眉目动人。她怔怔望着他,迷茫的目光中又偏偏流露几丝怜惜。

    叶焱默了片刻,对她招招手。她走进来,在他面前站定。

    长臂一环,她柔软的身体落在他大腿上。他很享受怀抱软香的感觉,怀中人的身体却习惯性带着需要软化的僵硬。

    双手把着她的腰,叶焱的声音低沉:“顺利吗?”

    “嗯顺利。”程清蓝想起自己的主要目的——上任第一天,要积极向上级汇报——她的身子绷得更紧,危襟正坐,先说了自己的结论,然后细细阐述自己每一条发现,和打算的应对措施。

    叶焱一直安静的听她说,听到一些关键问题,眼睛骤然一亮。她足足说了五分钟才说完,便看着叶焱。

    看着她一副貌似很淡定自如,实际双目闪亮,盼着他肯定和表扬的目光,叶焱压着笑,认真道:“想不到我的女人这么能干。”

    程清蓝笑:“当然!”

    很满意她用“当然”二字肯定自己的归属,叶焱大手抚过她光润的脸颊,眸色深沉。一看他样子,程清蓝立刻敲响警钟岔开话题:“叶焱,我们对彼此还是不够了解。”

    “有吗?”

    “有!”程清蓝抓住他胸前衣襟,“你再多给我说说你的事情。”

    “上次说过了。”他盯着她细白的五指。

    “那么少!几句话!”程清蓝叹了口气,“你要知道,要发生肉体关系,思想上的了解要很深入才可以……”

    “说你吧。”叶焱打断她的话。

    “哦。”程清蓝想了想,“我以前喜欢旅游,我到过欧洲、新加坡,国内很多地方都去过,九寨沟、厦门、大连、新疆、西藏……都是好地方。我还喜欢唱歌,虽然我五音不全;我的工作是行政经理,其实我刚刚晋升不久,前途还大好呢,结果我发现自己有心脏病,病得快要死了,却穿越到这里来了。”

    叶焱眉头皱紧,伸手触到她左胸。

    “别担心!”她笑,“已经好了。穿越过来,我的心脏也好了,其他方面你也看到了,眼力、听力、速度、力量都比正常人好很多。大概是穿越过程发生了基因突变?其实我挺高兴的,本来要死的人,突然活过来了。所以我如果找到让我穿越的人,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

    “嗯!”叶焱低声道,“我陪你找。”

    “我不喜欢吃酸的,最讨厌蛇;我有的时候不太自信,有的时候又有点变态的要强——这是我朋友说的,是不是让人很无语。还有,其实我不太喜欢动荡的生活。”程清蓝打了个哈欠,“有点困,好久没像今天下午这么忙碌充实过,再整天打打杀杀,我的脑力和职业能力就要退化了。”

    “你很好。”叶焱道。

    “谢谢夸奖,长官!”她坐在他怀中,斜斜的敬了个军礼,“我好困,今晚吃什么?”

    “你先休息一下。”叶焱手上一紧,让她的身子倒在自己怀中。

    “这样很危险。”她的声音很低,“可是很舒服……堕落啊……”她侧身蜷在他怀中,头紧靠着他的胸口,“好吧,我眯一小会儿。”

    他点点头,双手圈住她。

    夜色渐深,已经七八点光景。负责勤务的小兵发现长官还没取用晚餐,只得端着盘子去书房找一向废寝忘食的叶焱。

    远远的,刚走到书房所在走廊转角,就望见书房门口列兵举起手指朝他做了个噤声手势。小兵跟了叶焱多年,算是有眼力价,蹑手蹑脚走到书房门口,忍不住探头,透过月光从窗户望进去。只见长官低垂着头靠在长椅中,怀中是个长发如瀑的军装女子。女子将头深深埋在长官怀中,长官长臂环住那女子,一动不动。两人似都睡得极沉,屋内静得只听见两人悠长呼吸。

    门口两个士兵对望一眼,后勤小兵轻手轻脚放下餐盘,在书房门口台阶坐下。台阶上全是月光,疏静淡白。

    ——

    车子在道路上平稳行驶,很快抵达广阔的矿场。程清蓝跳下车,今天老成持重的秦叙陪她过来矿场。

    想起今早自己在叶焱的床上醒来,他却在床边躺椅中睡了一夜。问他缘由,却是昨天自己在他怀里睡着。意志出了名的坚忍不拔的叶焱,却不能保证怀抱着她还能遵守诺言,所以不敢上床共眠,在床边将就了一晚上。

    想到这里,心情忽然荡漾。气定神闲跟着秦叙见了现在矿场的管事人,工作效率也尤其高,一上午时间,把矿场的生产状况摸了个剔透。

    亡者之地原来就是各种稀有金属的集中产地。矿场的生产,一方面是为军队武器弹药生产提供原料;另一方面将极少量高端稀有金属,偷偷卖给南城,换取所需药品和女人。

    武器生产设备和流水线因为以前就在地下,部分设备幸运的得到保存。只是破损部分需要人力支持;而且生产的武器种类不够丰富。

    程清蓝仔细浏览、观察了矿场情况,分析矿场问题,也跟现在矿场管事人直接当面简洁交流。效果也是不错,管事人今天先按她说的准备,约定明天程清蓝再过来。

    中午随便用了点饭,澄清来又和秦叙回到农场。两个地方的事情都特别顺利,程清蓝心情是愉快的。只想下午回到农场,再仔细回顾梳理存在问题,确保毫无遗漏。

    车子刚开进农场办公区,就看到一辆极眼熟的战车停在办公区,方林站在空地,身旁是个高大的士兵。两人正说着什么,方林连连摇头。

    认出那车,程清蓝心突的一跳。车子后排还坐着个人,没有下车。八成是丁一。

    默不作声跟着秦叙走过去。秦叙看了看方林为难表情和那傲然站在一旁的士兵,问道:“怎么回事?”

    方林见到二人回来,忙道:“长官、秦哥,他们不要制成的压缩干粮,非要提供新鲜粮食。我们可办不到。”农场有生产线,将生产出粮食按照不同种类配比,直接制成军用压缩干粮。营养成分并不输新鲜粮食。

    程清蓝看着那士兵:“你跟我谈吧。”

    士兵打量面前漂亮得有些嚣张的女人,语气软了几分:“你是?”

    秦叙道:“她是我们新来的长官。”

    “长官!”士兵慢条斯理道,“我是第五中队警卫。我们长官说了,光吃压缩食品没意思,要运送蔬果。”

    程清蓝毫不迟疑:“叫你长官跟我谈。”遇到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从他的上级入手才是正道,虽然他的上级是……

    战车的门果然徐徐打开。一双黑色皮靴踏在地上,一身戎装的丁一矮身探出来。士兵唤道:“队长!”丁一摆摆手,示意其他人回避。

    秦叙和方林看着程清蓝,她点点头。其他三人便自觉离开,车前只剩下丁一和程清蓝两人。

    “走,我们谈谈。”程清蓝先发制人,丁一望着一脸肃然的她,忽然笑了:“怎么,看到我不自在?我的公主?”

    程清蓝脸一热:“还好。”心里却是一松,为他熟悉的语气。

    丁一骤然失笑,爽朗的笑容让刚刚走远的三人回身侧目。他含笑看着她:“依你。只是别绷着脸对我。”

    程清蓝垂着头快步走在前面,丁一长腿缓迈,看着她身着军装仍然婀娜的曲线,闲适的跟着他。一直走到无人的蓄水池旁。面前是开阔的两千平米清澈水面,程清蓝转过头。

    “粮食的事,我们尽量办到。但是你知道。”程清蓝道,“新鲜蔬果很难储存,我们没有足够运力运送。顶多一个月给你们送一批。”

    丁一摇头:“太少。”

    “我实在没办法。”程清蓝镇定道。

    “如果你来送,就可以。”丁一低声道,“你就不想见我吗?”

    程清蓝话语一滞,只见丁一垂着头,那俊朗脸上表情似乎是认真的,却又隔着莫名的遥远距离。

    “丁一,前几天的事情,我要说对不起。”程清蓝咬咬下唇,“你对我很好,还救了我。但是我接受了叶焱。”

    丁一呵呵轻笑,转过头去,望着平静无边的水面:“不要紧。”

    他云淡风轻说着不要紧,却让程清蓝心里莫名一疼。

    两人一时无话,顿时安静下来。

    远处烈日下,有成队士兵从田边穿行而过,逐个开启田边喷射肥料和水源的开关,在田边微控面板上读取各项生产数据。

    “程清蓝,你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丁一敛了笑,直直看着她。

    这才是她熟悉的那个他吧?温柔的,俊朗的,认真的。而不是这几天见到的那个风流含笑的男人。

    程清蓝深吸一口气:“说不喜欢是假的。我不是什么圣人。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你就像白马王子一样,救我、帮我、陪着我。你这么好,我怎么能对你没有好感?”这些话语脱口而出,连程清蓝自己都怔了一怔。

    丁一回头望着她,目光复杂。

    “丁一,女人都是贪心虚荣的,我并不是对你毫无感觉,我也为你犹豫挣扎。可是我遇到了叶焱,我就陷进去了。虽然一点把握也没有……丁一,不是你不好,你太好了。只是感情这种事,有的时候就是看对眼。我不值得你喜欢……”

    “不重要。”丁一语气忽然打断她的话,目光又带了戏谑的笑。

    他一字一句的道:“你还不明白吗?程、清、蓝?”

    程清蓝不明所以望着他,心却不由自主一点点沉下去。

    “不重要。你现在喜欢叶焱还是谁,一点都不重要。”丁一敛了严肃神色,猛然俯身,逼近她的脸,“你现在属于谁,也不重要。”

    她条件反射后退,却被他一把抓住双肩拦住去路。

    “因为,我要的,一定会得到。”丁一在她耳旁轻笑,“所以现在,没关系。”

    他脸上明明笑着,语气也是轻挑的,仿佛每一次他在她耳边随意说着撩拨的话语。然而第一次,让程清蓝觉得,他是认真的。

    他牢牢按住她的肩膀,脸缓缓俯下来。程清蓝抬着脸看着他,心却逐渐下沉,右手缓缓按住腰间佩刀。然而在他的唇即将碰上她的时,肩膀却忽然一轻,他的脸骤然抬起,陡然与她拉开半米的距离。

    望着她如释重负的脸,丁一笑了:“跟你开玩笑的,我的公主!我可没兴趣跟顶头上司抢女人。明天我就要去北边界了,记得来给我送粮食!”

    程清蓝望着他爽朗的笑容,不知说什么好,心里百味杂陈。

    是吗?只是开玩笑?那最好!

    “这不是挑选了叶老大的女人么?”一道充满挑衅的声音响起,生生插入两人之间。丁一蹙眉,程清蓝讶异,两人偏头看去,一个高大强壮的士兵,昂然叉腰站在七八米远处。络腮胡子,浓眉大眼。

    “女人!第二中队队副夏启勇!等待你挑选!”男人大声喊道,“如果我打赢你,是不是可以跟叶老大一样,做你的男人?”

    程清蓝看着眼前这个兴奋的武装男人,刚刚被丁一挑起的些许缠绵悱恻的忧伤情绪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尴尬窘迫。

    她望着朗朗青天,只觉得天雷滚滚从头顶嬉笑而过,令人扼腕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