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春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紧紧笼络
    荣国府,荣庆堂。

    贾蔷进来时,发现林如海竟然也在,在客位上,与贾母闲话。

    看到贾蔷进来,贾母又激动起来,林如海倒很平淡。

    “快来快来,快说说,怎么就成了郡王了!”

    贾母满面堆笑,连连招手,将贾蔷叫至跟前,仔细打量起来,却又怎么也看不够。

    这种待遇,原先只有宝玉才有。

    贾蔷笑了笑,道:“先生没同老太太说?”

    贾母埋怨道:“你岳父老子只说事情根由复杂,他也模糊不清,等你回来自己说……”

    贾蔷沉吟稍许后笑道:“倒也简单,正巧我带兵回京,碰到有反王举兵谋逆围攻西苑天子龙舟。我带兵平叛后,天子……也就是现在的太上皇,就封了我为郡王。”

    这话说的风轻云淡,可贾母,甚至薛姨妈都听出了别的味道来。

    一个个都开始心惊肉跳起来……

    “蔷哥儿,你……带兵进京?”

    贾母面色隐隐发白,看着贾蔷问道。

    贾蔷点了点头,道:“西苑那位无故要杀功臣,还派人去拿老太太你们,我又不是坐以待毙的性子,就带了几千兵马回京,和天子讲道理。没想到道理没讲成,反倒救了他一命。如今他也辩得忠奸,虽昏迷不醒不知人事,但之前还是留下诏书,封我为王,先生也成了四大顾命大臣之一。”

    贾母并非只是无知老妇,她神情担忧道:“蔷哥儿,此事……会不会有后患?”

    贾蔷笑了笑,道:“按常理而言,咱们家里有一个算一个,早就被押赴法场杀头了。无他,功高难赏。如今既然没到那一步,就说明没甚么后患。”

    “果真……”

    贾母不放心道,她也着实没法想明白,都到了这一步,怎么会没后患?

    贾蔷看了眼林如海后,笑道:“要不这样,年后先生就要南下小琉球,不若老太太一并去?到那边,即便朝廷再想抓人,也断无可能。”

    林如海似不大想听这些,问贾蔷道:“平康坊那边的事处置稳妥了?”

    贾蔷道:“原也没甚难的,弟子掌着绣衣卫和五城兵马司,平康坊还在东城,强行拿人就是。另外,请来了三十余位京城名医,对那些姑娘挨个会诊。有病治病,没病的送去做事。等年后,一并送往小琉球。那边男女数量比差的有些过,于稳定不利。”

    林如海微笑道:“很严重么?”

    贾蔷轻轻一叹,道:“小琉球的百姓多来自旱灾省份,能熬下来的,终究还是以男人多些。先生,我如今愈发觉得自己做的事,是有开天辟地之功德的!开发小琉球,开发出安南、暹罗、莫卧儿……大燕的百姓即便再多十倍,即便再遇到如此千年难遇的旱灾,也绝不会让百姓艰难到这个地步!”

    林如海笑着颔首道:“论权势,你有了。论金银,你更是取之不尽。论美色么……呵呵。还好,你并未沉溺于这些富贵乡中,心中始终不忘大义。若非如此,为师又怎会答应替你去坐镇小琉球?”

    说罢,又同贾母道:“老太太且安心于此就是,不会再有大变故了。”

    以德林军如此强悍之战力,贾蔷还特意留下一子在小琉球,朝廷除非是疯了,才会在贾蔷明白表示无反意,且从不干涉朝廷军政的情况下,动手杀人。

    关键是,他们承受不起反噬。

    听闻林如海之言,贾母总算放下心来,别看贾蔷如今是郡王,可仍比不得林如海说话有分量。

    眼见夜色渐深,林如海起身告辞,婉拒了贾母、贾政等留客,贾蔷亲自送他回布政坊。

    ……

    林府,忠林堂。

    师徒二人重新落座后,林如海看着贾蔷道:“如今还要为师年后再南下么?”

    贾蔷苦笑道:“计划永远比不得变化快,没想到西北会出事,都中四千兵马一下少了两千。怕是要劳先生,提前一步南下了。”

    见他起身揖下赔礼,林如海摆手微笑道:“不必如此。你能有此警戒心,为师就不担忧了。”

    贾蔷起身重新落座后笑道:“先生南下后,弟子才算无忧。不然……嘿!那起子忠臣!”

    听他说的刻薄,林如海轻叹一声,道:“也怨不得他们,如你这般的存在,亘古未见过呐。换做是为师,也会想尽法子,叫你出些意外。不然,寝食难安。说到底,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只是……蔷儿,你就这般相信宫中那两位?”

    林如海目光深沉的看着贾蔷,不无审视之意。

    贾蔷摇头道:“弟子不是信他们,是信利益。弟子从来都在维护他们最大的利益……”

    林如海目光忽转凌厉,呵了声道:“糊涂!他们最大的利益?他们最大的利益,只有一样,那就是皇权!而你即便做一千样一万样,都是李燕皇权的最大异类,也就是最大的威胁!”

    贾蔷点头道:“弟子明白,所以才会央求先生替弟子坐镇小琉球。当然,即便如此,也未必万全。所以京里仍有一些其他安排……总之,无论甚么时候,弟子都有与任何人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底牌。”

    林如海看着贾蔷,缓缓道:“同归于尽,未必能唬得住所有人,说不得,还有人巴不得你用此计。不要大意,更不要自视过高。旁的不说,二三年过去了,你可查出当初当街袭杀玉儿,焚烧她马车的幕后黑手到底是哪个?”

    贾蔷闻言,面色微微一变,道:“应该是龙雀。不过,目前还不知,到底是宫里那位手里的一支,还是外面的一支。”

    林如海呵了声,放在几上的手,屈指轻叩着几面,问道:“那你以为,当是哪一支?”

    贾蔷沉声道:“先生,弟子和宫里那边虽亲厚,可说穿了,终究还是以利益为重。这一点,弟子始终保持清醒。若无天家支持,无论是开发小琉球,还是对外拓海,都是无根之木,难以长久。但是,对弟子而言,始终谨记一点,天家非常人。

    所以,弟子无论任何时候都是以家人为第一。

    无论是哪个,果真对林妹妹下手,我都绝绕不过他!!

    不过,以弟子推测,当初若是林妹妹有难,先生悲绝之下必难保全。

    如此一来,绝不符合宫里那位的利益。

    毕竟二年前,弟子远没有今日表现的那样有能量,宫里之人拉拢弟子,其实目的还是在于弟子背后的先生。

    先生若有损,她又有何益?

    正因为秉乘这一点,所以弟子才认定,不是宫里那一支动的手。

    不过这也是弟子疑惑的事,宫外那支人手,到底在谁手里?宗室,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林如海看着贾蔷颔首道:“倒也还算冷静。”他未说宫外龙雀的所属,至今成谜,顿了顿又道:“等玉儿回京之日,便是为师乘舟南下之时。咱们这一家子,不可同时留在京里。蔷儿,你要记住,无论发生甚么事,都不要将性命攸关之事,交到天家手里。身家性命托付于天家,终是幼稚的。可用之,不可信之。”

    此“用”,既是为其所用之用,亦是利用之用。

    贾蔷闻言,缓缓点了点头。

    林如海不是叫他舍弃交好李燕皇族的策略,而是让他始终存着自保之心。

    沉吟稍许,贾蔷问道:“先生如何看尹褚如此姿态?是果真想以外戚身当个诤臣,还是……故意为之?”

    若当诤臣那倒还则罢了,故意僵硬他和天子的关心,以换取站位士林一边,当一世名臣……

    可若是故意为之,以安百官警惕外戚之心,那……就有些可怖了。

    林如海闻言,哂笑了下,道:“连你都有这般猜疑,更何况武英殿?不过……”

    言至此,林如海神情微微肃然起来,摇头道:“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好对付。且看,半山公他们的手段罢。尹家起势,难挡了。”

    ……

    东海,小琉球。

    天蒙蒙亮。

    两艘三桅战船停泊于码头边,十余驾马车自临海庄园鱼贯而出,在数百亲卫的护从下,依次上了船。

    并未耽搁许久功夫,战船拔锚扬帆,离开了小琉球,驶入茫茫大海。

    前一艘舰船,三楼客舱内。

    一众遍体绫罗头插珠玉的女孩子们,望着渐渐远去的临海庄园,神情多有不舍。

    这世上绝大多数女子,无论身份多么尊贵,都不可能有她们这番际遇造化……

    “值当了!”

    探春、湘云不约而同的感慨一声,随后相视一眼,纷纷笑了出来。

    若没有意外,她们这一辈子,几无可能再来此地……

    迎春却还有些迷糊,同身旁宝琴笑道:“明年若是还能来就好了,这里吃螃蟹倒是便宜。”

    宝琴笑着,不知该说甚么好。

    倒是四处看了一圈的黛玉过来后,听闻此言后笑道:“那明年再来就是。”

    宝琴如今极会讨好黛玉,上前抱住黛玉的胳膊笑道:“林姐姐,是因为把李峥和几个婴孩都留在这边的缘故么?”

    原本贾蔷书信,是让只留李峥一人在岛上就好。

    也不知黛玉和尹子瑜如何商议的,除了小晴岚一个女儿外,其余不论男女,都留在了小琉球。

    因为舍不得和自己儿女分开,平儿和香菱选择了留下来,照顾诸多婴孩。

    再加上李纨和可卿,还有已经练出一营女卫的姜英,足够了……

    黛玉笑着应道:“正是。孩子们太小,经不起这么远的路。再者虽说船大不惧风浪,可也难免担忧有个万一。这么多婴孩都带上,不大稳当……”

    探春在一旁取笑道:“这分明是子瑜的语气。”

    如今熟了,她们也敢拿尹子瑜这个金枝玉叶开玩笑了。

    黛玉没好气白她一眼,道:“偏你知道许多!管她谁的语气,是好主意不是?”

    其她人纷纷笑道:“是好主意倒是好主意,就是凤丫头怕是恨上你了。”

    话音未落,见凤姐儿从门外进来,高声笑道:“我倒看看,是哪个在乱嚼舌根子!”

    她上面穿着镂金百蝶穿花云锦褂,下面是桃红蹙金琵琶裙,头上亦是簪尽龙凤珠翠,光彩夺目,十分娇艳。

    宝钗笑道:“可见是要回家了,都欢喜傻了。如今在船上,这幅打扮给哪个瞧?”

    凤姐儿也不恼,欢喜笑道:“这会儿不赶紧穿回来,回头穿身上还怕不自在。这海边儿好归好,可也忒潮了些。昨儿晚上我叫丰儿熏了好一阵,才总算熏去了霉味儿。”

    探春上前笑道:“二嫂子,你就这样舍得小贾乐?”

    湘云捧哏似的附和了句:“我不信。”

    凤姐儿得意笑道:“我费尽气力说伏了平儿留下来,有她在,我还有甚么放心不下的?”

    黛玉笑道:“那可不好说。平日里你总在平儿跟前炫耀你生的儿子,当着你的面她不敢说甚么,如今你不在了,平儿必是要拿小平安作伐子的。”

    平安是贾乐的乳名。

    凤姐儿闻言面色微微一变,随后笑道:“差点让你哄了去,我还信不过平儿?”

    黛玉意味深长道:“凤姐姐不读书,不明白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的道理。要不,你还是现在下船回去罢……”

    忍了半天的姊妹们,听闻此言陡然大笑起来。

    凤姐儿这才反应过来,羞恼上前要捉黛玉,啐道:“好你个林妹妹,都成了王妃娘娘了,还如此促狭,今儿我再不能饶你!”

    ……

    尹子瑜房。

    一身云白色纻丝直裰,尹子瑜亦是临窗观看无垠大海。

    她并未和姊妹们在一起,对于喧闹的场面,若非必要,她并不愿意身处其中。

    和黛玉相熟后,她就不再委屈自己了……

    只是此刻,虽是独处清静中,尹子瑜的眉心仍蹙起难展。

    黛玉、宝钗虽都是世间第一等蕙质兰心的聪明女孩子,可对于朝政大局到底还生疏的多。

    她却不同,对于贾蔷如今在京中的形势,有几分认知和猜测。

    她担忧,贾蔷走上的,是董卓之路……

    带兵进京,德林军执掌皇城宫廷,携太后、天子以令天下……

    且到了这一步,尹子瑜也想不出,天家和朝廷怎么可能真心与他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尤其是……以她对尹后的了解,怕是有一百种手段,笼络住贾蔷,利用他,再除去他!

    这也是她力荐黛玉,将家里婴孩留在小琉球的缘故。

    可是,到底该如何破局呢?

    她那位多智近妖的姑母,又会如何紧紧笼络住贾蔷……

    ……

    ps:大概也就这两天了,你们的执念也太深了……另外,吃桃之后,还有不小篇幅的园子戏,出海戏,估计都很水,但故事显然没写完,这样完结岂不是烂尾?喜欢看的书友继续看,我肯定还会用心写。不喜欢的可以跳过,没关系,依然爱你们。

    另外老妈还要打两天点滴,但医生说之后还要打几天氨基酸,增加免疫力。我也希望她早日康复,早日恢复双更,早点完本。书写到这个字数,其实很疲惫了,再加上生活里的杂事,头大。但无论如何也会完整完本……